日本有種女兵:白天作戰晚上侍寢,戰敗後生不如死

ADVERTISEMENT

  日本也曾經曆過自己的“戰國時代”,那就是應仁之亂後,日本各地大名(封建領主)紛紛崛起,擁兵自立,以至戰火紛飛,民不聊生的特殊時期。嚴格說來,日本戰國並非正式的曆史名詞,一般用來稱呼室町幕府後期到安土桃山時代之間大約百年間政局紛亂、群雄割據的日本曆史。

  在那樣一個動蕩的年代,每個人的命運都隨之改變。就是在那個時代,出了個早已走進我們曆史課本的著名人物——豐臣秀吉。為了便於統治,全體居民都被嚴格的等級製度分為四個階層:武士、農民、手工業者和商人。在德川時期之前,這些階層之間曾經有過一些流動,但是,德川將軍為了維護他們的勢力和特權,限制了這些流動。特別是,他們試圖保護武士階層,使得農民階層不可能成為武士。1586年,豐臣秀吉頒布法令,農民必須在他們的土地上耕作。1587年,他頒布只有武士才可以佩帶長劍,之後,佩帶長劍成了武士階層的象征。

  武士之家,在那個時代是最風光的特權階層,但是,由於連年戰亂,武士及其家屬也都會承擔著保衛家園的責任,因此,人生也更具凶險。由於地窄人寡,每當戰爭爆發,男丁不夠時,武士的女子女兒也都是要披掛上陣殺敵的。這樣的女人,在日本有個特殊的稱謂,叫“姬武士”。

  日本古代,“女性武者”大多是武家(指武士家族)的妻子和女兒,她們從小接受武家忠君事主的嚴格教育和軍事訓練,在戰場上能與父兄一起作戰。從平安時代末到江戶時代的八九百年間,確實出了不少知名的女武者。

ADVERTISEMENT

  都說亂世造英雄,在那個群雄混戰的年代里,日本女性中也確實出現了不少能征善戰的女英雄。

  比如,在日本有一個這樣的女人,她名叫氣長足姬尊,日本古墳時代的皇族,日本曆史上第14代天皇——仲哀天皇的皇後,第15代天皇——應神天皇的生母,後來被稱為神功皇後(公元169-269年)。好就是個好武鬥狠的女中的強者,曾三度出征朝鮮半島,開日本海外拓土之先例,因此成為日本第一個印上鈔票的日本女人。因為她出身高貴,所以命運之神對很才這樣眷顧。

  比如,有號稱“東國第一美女”的甲斐姬。

  甲斐姬生於元亀3年(1572年),卒年不詳,北條軍武將成田氏家之女。成田氏長襲其父成田長泰守武藏國忍城,也是較有實力的一方名主。但是,不久,卻遭到豐臣秀吉的攻擊成田家的大本營小田原城。成田氏長率主力部隊前往北條家本據(根據地)小田原城守城禦敵。

ADVERTISEMENT

  另一方面,豐臣秀吉又派石田三成等率領大軍一萬五千餘眾來攻甲斐姬所住的忍城。當時忍城只有三百守軍和附近民眾共計三千餘。甲斐姬因為父兄與丈夫已去小田原前線,獨自統兵守備居城,多次出擊,力戰真田昌幸、真田信繁父子,擊退真田部隊對城門的攻擊,保證了城池不失。由於實力懸殊,獨撐無援,成田家族戰敗投降。成田家戰敗後,甲斐姬被當成戰利品,被豐臣秀吉搶回府中,做了自己的小老婆。

  就連大名鼎鼎的“東國第一美女”甲斐姬也難逃被俘虜被辱的命運,其他地位低下的女戰士,命運更是悲慘。

  在更遠的日本古代,她們有著更準確而不加掩飾的稱謂:便女。便女,就是“便利之女”的意思.日本女武士打完一天的戰爭之後,她們並不是享受悠閑的美好時光,而是要做另外一件事,而這件事在日本已是眾所周知,那就是陪寢。白天要上戰場殺敵,晚上還要伺候情人或領導,對於日本的“姬武士”來說,的確非常難堪。

  陪自己人睡覺是好的,如果戰敗,那命運就更慘,大多會淪為勝利者的玩偶。有些不甘受辱的烈女子,干脆選擇割腹自殺,另有一些運氣稍好些的,逃過被俘後,等待她們的基本上都是削發為尼,常伴青燈古佛的冷寂!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