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155萬老太做美容花光積蓄 法院判退20萬】

ADVERTISEMENT

原標題:9年155萬老太做美容花光積蓄 法院判退20萬

據北京晚報3月20日報道,2006年,年過六旬的董阿姨去超市購物被一名導購人員以免費足療的名義拉進了詩婷美容院的大門。她不會想到,9年間,她在這家美容院竟將自己和老伴一生的積蓄消費一空。

根據存放在家里的票據統計,董阿姨在詩婷美容院的消費金額在150萬元以上。為了追回損失,董阿姨將詩婷麗華美容院第十九美容分店起訴至法院,經兩級法院審理,法院判決美容院退還董阿姨未消費款項20萬元。

開頭

被“免費足療”廣告吸引進店

2006年初夏的一天,董阿姨在一家超市門口,被一則“免費足療”的廣告吸引。隨後,董阿姨跟隨導購人員來到了位於凱景銘座的詩婷美容院。

在接受足療的過程中,足療師反複勸說董阿姨購買店里的足療卡,稱這樣的優惠幅度大,經過多人的輪番遊說,董阿姨答應買下這張價值2000元的優惠卡。

“老人嘛,喜歡貪點小便宜,而且美容院也打著足療養生、美容保健的旗號。”董阿姨的兒子嚴先生說。

讓人感到不解的是,在接受足療、美容服務時,董阿姨的左腳曾被按摩至淤血,雙腿膝蓋也曾被儀器燙傷,至今留有傷疤,但董阿姨卻始終沒有停止在詩婷美容院接受服務。

“當時腳傷了之後,美容院的負責人來家里看過我母親,帶了不少東西。”嚴先生說,由於美容院態度很好,加上工作人員稱已經購買的預存金額不能退還,母親便繼續在這里消費。

董阿姨在詩婷美容院消費了9年的時間,其間,她一直瞞著老伴和兒女,頻繁取錢並到美容院消費。直到2015年,董阿姨的老伴需要用錢,查詢賬戶時才發現,賬戶內剩餘的錢已經寥寥無幾。

ADVERTISEMENT

過了一輩子節儉日子,直到現在,70歲的董阿姨還是會為了幾毛錢的菜價計較。而僅僅是家里保存的美容院消費票據,總金額就已經達到155萬餘元,但這些並非都是美容院開具的正式票據,更多的是以美容院員工名義出具的收條。在這超過百萬元的票據中,其中究竟有多少是被真正消費的,董阿姨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進程

“大家都說我花錢最多”

對美容院的推銷手法,董阿姨總結為“秘而不宣,因人而異,隨意定價”。董阿姨每次去美容院,都要提前通過電話和美容師約定時間。但這並非因為美容院生意興隆,美容師時間有限,反而每次董阿姨前去做美容時,店里都只有她一個顧客。對此,美容院解釋稱,這是由於美容器械數量有限,顧客需要錯峰使用。

而在接受美容服務的幾個小時里,董阿姨的耳邊總有員工向她兜售各種產品,如果不答應購買,員工則不會讓董阿姨離開。嚴先生說,母親做美容經常一去就是大半天,上午出門,有時下午兩三點鍾才回家,甚至都沒有吃午飯。在董阿姨稱沒有攜帶足夠的現金時,美容院的員工還會主動提出為她“墊付”款項。

“老太太心軟,美容院的員工也都是來北京打工的年輕人,老人哪好意思讓年輕人花錢。”嚴先生說,每次母親答應購買後,都會如約將錢款付清。每次幾千元甚至幾萬元的支出,就這樣一筆一筆地花了出去,每筆消費的間隔時間甚至只有一兩個月。

現在,董阿姨家里依然放著許多從美容院購買的化妝品。在員工口中,這些賣給董阿姨的美容項目是“天大的優惠價格”,美容產品的原料都是“捷克產的”、“海底稀有的”,技術都是“法國研發的”。而事實上,這些產品生產公司為西安潤婷化妝品有限公司。

而美容院表示,他們使用、銷售的化妝品均具有正規批號,是經過國家機關檢測並認定合格的,所有消費項目也都是市場定價,價格都是公開的。“我們公司是合法經營,產品確實值這麼多錢,顧客願意買,我們願意賣,這是平等交易。”

董阿姨認為,自己花了大量錢款,卻並沒有達到美容院承諾的美容效果。而在與其他顧客溝通時,董阿姨發現同一個項目上兩人卻支付了不同的價格,“大家都說我花錢最多”。

分歧

ADVERTISEMENT

雙方對賬卻相差40萬

“150多萬,就盯著我母親一個人,他們怎麼下得去手?”嚴先生憤憤地說。

其實,嚴先生早就知道母親在這家美容院消費,但他從沒有想過,這里會讓母親花光二老一輩子的積蓄。董阿姨17歲就參了軍,後來在一所高等學府任教,在老一輩人里也算見多識廣。嚴先生說,也正因如此,母親才會被所謂“高科技”、“國外技術”所吸引。

“要是普通人,沒準連捷克這個國家都沒聽過。”嚴先生說,自己很難勸得動母親。而除了董阿姨,小區里也有其他老人在詩婷不斷消費,其中不乏知識分子。而有些老人把積蓄花完後,還瞞著子女借錢繼續去做美容。

捆住董阿姨的,除了已經預存的巨額錢財外,還有美容院員工“友好”、“關心”的態度,對老人來說,這是難以抵擋的誘惑。

董阿姨說,現在她才明白,如果想要離開這個無底洞,唯一的辦法是忍痛“送給”美容院上千、上萬甚至上百萬的錢財,不再進美容院的大廳,不再接觸他們中的任何人員。

“這事兒就是一筆糊塗賬。”事發後,嚴先生曾找到美容院要求核對賬目,但雙方核對出的未消費金額相差40多萬元。一些檔案顯示,董阿姨在一天內多次消費同一個項目,嚴先生認為這不符合常理。

但美容院表示,這些檔案上都有董阿姨的簽字,這表示董阿姨認可金額已經消費完畢,因此錢款不能退還。經美容院核對,董阿姨未消費的餘額僅有六萬餘元。

結局

法院判決美容院返還20萬

ADVERTISEMENT

於是,董阿姨將詩婷美容院起訴至法院,要求美容院退還尚未消費的預存款50萬餘元。

由於美容院僅提交了董阿姨全部消費賬目的三分之一,一審法院經當庭核對賬目,酌定美容院返還董阿姨未消費款項20萬元,對於這一數額,董阿姨並沒有提起上訴,認可了一審判決。而美容院一方上訴稱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酌定退還20萬元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我們真是耗不起了。”嚴先生說,事發後,家里老人的情緒和身體都受到了極大影響,而自己和愛人也沒有精力去進行無休止的訴訟,因此雖然一審法院僅判決退還20萬元,一家人也決定不再糾纏此事。

本案二審主審法官表示,在這起消費糾紛中,美容院的經營並不規範。美容院並沒有與董阿姨簽訂正式的服務合同,也沒有保存董阿姨在店的消費記錄,雖然雙方都認可確實存在未消費的部分,但對於未消費的數額分歧較大。

法官表示,作為經營者,美容院應當承擔更多的舉證責任,由於無法通過現有賬目計算出準確的未消費數額,雙方各執一詞,法院只能依據在案證據進行酌定。

經審理,三中院近日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了美容院的上訴,維持原判。

說法

美容院表示“會執行判決,跑不了”

“這麼多年,這是我們第一次被顧客起訴。”美容院負責人表示,門店在這里經營十多年了,一直沒有出過什麼糾紛。董阿姨在這里接受服務多年,卻突然提出退款的請求,他覺得很驚訝。

“老太太也是個高級知識分子,我們要是光靠騙,哪能騙得了十年?”美容院負責人說。

對於無法提供顧客詳細消費記錄的問題,美容院負責人稱,要求店面保留十年前的顧客檔案並不現實,而法院據此認定美容院舉證不能,酌定未消費金額為20萬元確實偏高。但既然法院已經作出終審判決,美容院表示接受。

對董阿姨平均每年十多萬的花銷,美容院負責人表示,這並不算過高,有些美容產品甚至一支針劑就價值上萬元。而顧客預存金額辦卡的消費方式,其實對美容院來說是一種“賠本賺吆喝”。

“有的顧客三五年之前花幾千塊錢辦了一張卡,現在再來消費,我們也不能不給人家做。”美容院負責人稱,現在有很多美容院慫恿顧客辦卡,是為了伺機卷款逃跑,而詩婷這家店面始終沒有變動,也積累了不少老顧客。

對於法院的判決,美容院負責人表示將會依法履行執行程序。“我們店面就在這兒,一直在經營,跑不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