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 | 托養中心被指“49天死亡20人” 這是怎樣一個場所?

ADVERTISEMENT

▌本文來源:新京報、央視新聞

近日有媒體報道,一名走失的15歲自閉症少年死於托養中心,而其後調查發現,這里49天內先後死亡20人。這是什麼托養中心?是否具備托養資質?又有什麼人牽涉其中?監管是否缺位?當地政府已於2月成立調查組,並於昨日(3月20日)21時舉行了發布會,公布調查情況。

雷文鋒的死因仍在調查

發布會上,廣東省韶關市新豐縣縣長馬誌明首先表示,新豐練溪托養中心發生托養人員死亡的事,我們感到非常痛心,韶關市也高度重視,成立專案組徹查此事。

馬誌明說,去年雷文鋒被送到練溪托養中心後,出現舉止、飲食異常的情況,中心將他送到醫院救治後死亡。他的死因調查組正在認真調查中。

練溪托養中心“很多條件不具備” 政府監管不到位

馬誌明說,據初步了解,練溪托養中心手續不完善,證照不齊全。很多條件都不具備,生活條件沒有完全按照有關要求,最終導致人員死亡。具體原因和危害的程度,還在進一步調查。

馬誌明承認,練溪托養中心落實責任不到位,政府各相關部門的監管責任也不到位。“我們的監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監管部門雖多次對這個單位發出整改通知,但是沒有按照要求去落實整改。”

其中,練溪托養中心在消防、飲食方面都有差距,消防和食藥部門也都要求他們整改,但最終未落實。

專案組核查“49天死亡20人” 未發現集中爆發的疾病

對於49天死亡20人的情況,馬誌明回應稱:練溪托養中心死亡人數、死亡率比較高,具體的情況仍在核查。

調查組成立後對733名托養人員做了全面體檢,並撥出專款進行營養干預,為他們補充營養,采取各方面措施對他們進行治療。馬誌明強調,並沒有發現集中爆發的疾病。

有部門人員涉嫌違紀違規 將進一步調查

馬誌明說,初步調查,有部門工作人員涉嫌違紀違規參與到托養中心的事情中。“我們是負責任的人民政府,人民生命高於天,我們不可推卸我們應當擔起的責任。”馬誌明說,將對違紀違法人員嚴肅查處。收養中心的負責人已被采取強製措施,相關部門正在進行進一步調查。

ADVERTISEMENT

事件回顧自閉症少年走失後被警方送至救助站

2016年8月8日,患有自閉症的15歲少年雷文鋒獨自離開與父親在深圳的住所後走失。父親發現後在周邊多方尋找無果。

8月15日上午,雷文鋒暈倒在東莞一快餐店門口,路人打電話報了警。警方稱當時雷文鋒神情不正常,詢問任何信息均無反應。之後雷文鋒被送往東莞市人民醫院急診科住院治療。期間醫生問出了雷文鋒的名字,但警方稱全國重名的人太多,僅憑一個名字查詢信息量太少,因此並未查到雷文鋒的戶籍信息,也未聯系到雷文鋒的家人。

8月24日,雷文鋒被車站派出所移交到東莞市救助站,交接表上顯示,交接時雷文鋒不僅說出自己的名字,還說出了母親的準確名字。東莞救助站方面稱,這些都是當著民警的面問出的,把這些信息補填到了交接表上。

△警方與救助站的交接表

對於在雷文鋒報出自己和母親的準確名字後,警方是否又進行了信息查詢,警方未給予正面回應。

救助站並未將登記信息通過全國網站發布

救助站方透露,雷文鋒入站當天,東莞市救助站將一則《尋親啟事》發給東莞電視台,內有雷文鋒的名字、照片和被發現地點。

2015年民政部、公安部下發的《關於加強生活無著流浪乞討人員身份查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見》(以下稱《意見》)中規定,“對經快速查詢未能確認身份的受助人員,救助管理機構應當在其入站後24小時內通過廣播、電視、報紙、全國救助管理信息系統、全國救助尋親網站等適當形式發布尋親公告,公布受助人員照片等基本信息”。

對於為何通過東莞電視台而不是全國救助尋親網等更廣傳播範圍的渠道發布,東莞市救助站盧健斌站長的解釋是,“借助以往成功經驗,電視台發布成功率比較高”。他認為,只要選擇任意一種方式就算是符合規定。他們向全國救助尋親網上發布是“批量操作”,“有人手了就登,”由於“數據比較多”,要按先後順序來。

東莞電視台在8月28日至30日連續三天播放了這則尋親啟事,但每天都在刷新全國救助尋親網的雷文鋒的父親卻根本沒有渠道看到這則訊息。

未成年求助者被“以貌登記”成成年人 送往托養中心

ADVERTISEMENT

在雷文鋒入站登記的《求助人員救助申請表》上,他的出生日期被填為1991年,這比他的實際年齡大了9歲。對此,救助站站長盧健斌說,雷文鋒被送來時樣子看起來“很成熟”。工作人員問不到確切信息,就進行了大致的估算。

這也讓雷文鋒“失去”了未成年人身份,根據相關規定,未成年人不得被托養至養老院、敬老院等成年人社會福利機構。10月19日,由於“長期滯留人員比較多”,雷文鋒被送往韶關市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

“入托”後瘦得不成樣子 在醫院查出感染傷寒

入住托養中心一個多月後,11月24日,雷文鋒因為進食很少被送往新豐縣人民醫院。而在其父親雷洪建的記憶里,雷文鋒平時飯量很不錯,雷文鋒失蹤前的生活照片顯示他還有些微胖。

△雷文鋒走失前生活照

據雷文鋒的主治醫師李鎮川回憶,雷文鋒入院時腹瀉得厲害,非常消瘦,瘦到護士輸液要花十幾分鍾才能把針紮進血管里。病曆記載,雷文鋒入院時“胃納差”,同時還有雙下肢乏力、精神疲倦、站立不穩等表現。一份微生物檢驗報告單顯示,雷文鋒入院查出感染了傷寒。傷寒是一種通常起源於食物或飲用水遭到汙染的傳染病,潛伏期約為10天。

主治醫生李鎮川說,這種病現在已不常見,患者應該是“之前吃了不干淨的東西”。但練溪托養中心拒絕提供雷文鋒此前的飲食記錄。

雷文鋒死後第9天父親趕來 竟因其消瘦無法認出其屍體

12月3日,住院的第9天,雷文鋒被醫院宣告死亡。醫院出具的一份死亡記錄顯示,雷文鋒死亡原因為“消化道腫瘤?”和“傷寒沙門菌感染並休克”。主持醫生李鎮川說,他確定的死因是傷寒導致的休克。

一位三甲醫院醫生表示,傷寒死亡最常見的原因是腸穿孔腸出血,簡單地說就是腸子爛了出血,造成全身感染性休克,雷文鋒很可能就屬於這種情況。

雷文鋒死後第9天,他的父親雷洪建輾轉通過一位朋友托人從救助站內部系統中查到相關信息並於12月14日趕到了新豐縣。

雷洪建在新豐殯儀館見到了練溪托養中心一次性送來的三具冷凍屍體,最初他並沒有認出自己的兒子,因他見到的屍體,全都“瘦得不成樣子”。再次確認後,他才通過一具屍體上畸形的手指辨認出了自己的孩子。

ADVERTISEMENT

托養中心建在看守所舊址上 諸多方面不符規定

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設在原縣看守所舊址內,高牆大院,鐵門緊閉。

△涉事的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

知情人透露,托養中心分為兩個區域,前後由兩道鐵門隔開。第二道鐵門的後面居住著絕大多數的托養人員。“隔離區”里的單個房間約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鋪,十幾個人睡在上面。廁所也在房間里,因為沒有衝水系統,臭氣撲鼻。“人均可能二三平方米左右。感覺就是原來的看守所。”

而按照民政部2015年頒布的《流浪乞討人員機構托養工作指南》(下稱《指南》)中規定:受托機構“托養對象人均建築面積不小於25㎡,人均居住面積不小於4㎡。”

△托養中心內緊鎖的第二道鐵門

托養中心內部多處保留著原來的擺設,比如許多宿舍為水泥通鋪而非床鋪。而據《指南》要求的“托養機構要提供單人單床,床上用品根據季節配備”相比,這里的情況並不相符。

而據調查,練溪托養中心截止到今年,一直接受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托養。這同樣違反相關規定。

殯儀館記錄49天死亡20人 當地政府予以否認

新豐縣政府證實,去年12月3日,除了雷文鋒,確有另外兩名練溪托養中心的安置人員因病死亡。但否認今年該中心有更多人死亡。

而新豐縣殯儀館登記冊顯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內,練溪托養中心送來的死者有20人,很多死者都沒有名字,只有一串編號,如“OH178”、“無名氏386”、“無名氏683”等。

△新豐縣殯儀館登記冊上練溪托養中心的死亡記錄

另據廣東某地方救助站相關知情人透露,該站2011年至今共向練溪托養中心送去200多人托養。截至今年3月,6年內死亡近百人。

據稱中心一直有官員關係參與經營

相關資料顯示,練溪托養中心從2010年開始運營,至今已有6年多時間。廣東省社會組織公共服務信息平台官網顯示,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為“民辦非企業單位”,法人代表為羅麗芳。

據羅麗芳的親屬羅騰(化名)及多位知情人透露,羅麗芳曾是新豐縣社會福利院一護工組長。而練溪托養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關官員的關係人參與經營。

托養中心成立時,時任新豐縣民政局一主要領導安排其侄子李誌成,負責托養中心財務工作。2016年8月,李誌成退出托養中心,上述民政局領導又安排新豐縣司法局政工科科長李偉理與其妻劉秀玉接任李誌成的工作。

但李偉理在受訪時自稱是托養中心的工作顧問,對該中心死亡情況不清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