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謀殺!

ADVERTISEMENT

疑因感情糾紛,四川瀘州敘永縣落卜鎮28歲男子周友章於20日淩晨留下絕命書,勒死兩個年幼的兒子後服毒自殺。

犯罪嫌疑人周友章從小被人領養,自稱沒有享受過父母給的溫暖;周友章自稱因婚姻失敗,他不希望兩個兒子再經歷他的遭遇,因此選擇把他最疼愛的兩個兒子一併“帶走”,悲劇令社會震驚。

但其妻家人則認為周友章疑因欠債,走投無路才犯罪。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製,仍在重症監護室搶救,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法學專家稱,父母殺害子女,仍需承擔刑事責任。

1

敘永慘案:年輕父親勒死兩幼兒後自殺

警方通報

男子勒死兒子後自殺未遂被控製

3月22日上午,四川省瀘州市敘永縣公安局官方微信平臺“平安敘永”釋出訊息稱:2017年3月20日淩晨3時許,敘永縣落卜鎮發生命案,造成2人死亡。 犯罪嫌疑人周某(男,28歲,敘永縣落卜鎮人)疑與其妻發生感情糾紛,將其5歲和2歲的兒子勒死,自己服食農藥自殺未遂,現已送醫院搶救。

警方稱,目前犯罪嫌疑人周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敘永縣公安局採取強製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希望廣大網民不要信謠傳謠。

喝下農藥勒死兒子

敘永男子深夜自殺

3月20日淩晨4點40分左右,敘永縣落卜鎮大樹村,村民們仍在熟睡。

大樹村三組農民周正湘突然被電話吵醒,電話是女婿從廣東打來的。女婿在電話裡說,正在上夜班的他看到表哥周友章4點3分在朋友圈發了絕筆信說他殺了兒子,還服了毒,電話打不通,便想讓嶽父過去看看。

周友章是周正湘侄子,他白天還好好的,昨日才在周正湘家裡吃了晚飯,怎麼可能殺兒子還自殺?

周正湘翻身從床上起來,來不及穿好衣服,抓了隻手電筒就衝進雨中,跑到隔壁侄兒周友章的家。屋裡漆黑,敲門叫喊也無人應聲。

“遭了,壞了!”周正湘突然想起,下午看到周友章在地裡挖了個坑。

周正湘三步並作兩步連滾帶爬衝到離家不遠的菜地邊,手電微光之下,眼前的一幕差點讓40多歲的周正湘暈了過去。

“周友章已平躺在了他自己挖的坑中,頭朝周家老屋,腳朝對面山坡。兩個臂膀裡抱著他兩個兒子,都沒了聲息。”周正湘回憶,當時5歲的周佳毅已沒了生命體徵,而2歲的周錦程還有口氣。

“他脖子上有血,氣息微弱但能說話。”周正湘和趕來的村民一邊打120求助,一邊對三人進行施救。

周友章另一位叔叔周正江告訴記者,當晚下著大雨,父子三人身上全部被打溼。眾人手忙腳亂地把他們抱回屋裡,等待醫生救援。在此過程中,周友章還有氣無力地告訴親友們,“你們不要救我了,救也救不了,我喝了兩瓶農達和一瓶三步倒,我買了‘雙保險’的。”

醫生趕來隨即展開施救,經急救後宣佈兩個孩子死亡,周友章則被送進敘永縣人民醫院ICU。警方介入調查,24小時有民警在醫院值守。

ADVERTISEMENT

據親友們回憶,兩個孩子當時,都穿著頭一天父親剛買的新衣服。有村民分析:兩個孩子在被害時之所以沒有哭喊,很可能是在淩晨,周友章趁孩子們熟睡後悄悄下手的。

上午為兒子買玩具添新衣

下午在自家菜地挖坑

有村民還記得,19日一大早,周友章騎摩託車載著兩個兒子出門了。中午回來時,周友章父子三人全部買了新衣服,還有一大堆玩具。“兩個孩子很興奮,把玩具一個個拆開,就在屋外的水泥地上玩耍。”村民們看到,平時非常節儉的周友章給兒子每人買了個可以坐的挖挖機玩具,還有包括汽車、充氣塑料馬等不少玩具。

▲周友章為孩子們購買的玩具

當日下午,在孩子們開心玩耍的時候,周友章就帶著鋤頭和鏟子出門了,在離家50米外的菜地裡挖著坑。周友章像平時幹農活一樣,很認真地挖著土,有人招呼時,他也有迴應。

“無緣無故的,在地裡挖什麼坑呢?”周家的老人感覺情況不對勁,就給遠在外地打工的周友章的姑姑周懷芳打了電話。周懷芳也覺得奇怪,便在微信上問侄兒挖坑做什麼。周懷芳得到的迴應是,周友章要挖個坑尋找狗牙齒,給他的兩個兒子當玩具耍。“他挖坑的地方,確實在多年前埋了條狗。”周懷芳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紅星新聞記者事發後來到現場,看到周友章挖出的土坑方方正正,深約80釐米,長約1.5米,寬約1米,酷似當地農村安葬死人的“金井”。

▲周友章挖的坑(左)與給孩子買的玩具(右)

據村民們回憶,傍晚時分,周友章挖好坑後,帶著工具回到了家裡。由於家裡平時沒開火,叔叔周正湘便把周友章和兩個兒子叫到自己家裡吃晚飯。飯桌上的周友章沒有異常,還講了不少他在東莞和路上的見聞。其間,姑姑周懷芳打來電話,周友章還告訴姑姑說他是打不死的小強,一定會好好活下去。

2

身世揭祕:自小被遺棄,婚後疑遭妻子拋棄

自小遭父母遺棄

吃周家人的百家飯長大

周友章今年28歲。其兩個兒子,一個5歲多,一個2歲多。在周友章家中,記者看到一張有著近30人的全家福照片,周友章位列其中。據記者瞭解,周友章原不是周家人的孩子,而是從小被養父周正全領養的。在後來家人發現的遺書中,周友章把自己從小被遺棄一事,看成了人生最大的不幸,並稱不希望兩個兒子也經歷這樣的遭遇。

“周友章年幼時,吃百家飯,穿百家衣。”周江龍比周友章大一歲,兩人既是兄弟又是發小。“他沒啥文化,小學畢業就開始討生活。”周江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周友章早年在外打工,後來認識了敘永城郊姑娘羅雪琳(因採訪物件要求,使用化名)後,就在一起生了兩個兒子。“受他自己經歷的影響,他對兩個兒子特別疼愛,完全是有求必應。”

▲周友章的兩個兒子:周佳毅與周錦程

周友章給兩個兒子取的名字,代表了他內心的希望。周友章曾對別人說過,大兒子叫周佳毅,是希望他將來有美好的生活,並通過堅毅的努力去實現;小兒子取名周錦程,就是希望他前程似錦,不要像他一樣過苦日子。

ADVERTISEMENT

周家長輩們認為,周友章跟嶽父母家的關係一直不是特別好。但兩個孩子平時由外婆帶,外公外婆也特別疼愛兩個外孫。“周友章以前住在嶽父母家,後來搬回來,又搬回去過,反覆好多次。”

死前曾騎行千裡走東莞

尋妻未果後絕望回家

雞年正月初八(2017年02月14日情人節),周友章的妻子羅雪琳外出,前往東莞打工。

然而,周家的女性長輩們發現事情不太對勁。在周家長輩出示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羅雪琳說:“一切重頭開始?回不了頭了!”周家的女性長輩試圖勸說羅雪琳迴心轉意,還安慰她忘掉以前犯的錯,但徒勞無功。

對於和老婆之間的情感糾葛,周友章從來不對親友們提及。但在2月27日,周友章獨自騎著摩託車從老家出發,沿縣、省道趕往東莞尋找妻子羅雪琳。騎行1600公裡後,周友章終於在東莞見到妻子。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周友章將喜訊告訴了姑媽等親友。

“當時,我們都以為兩人重歸於好了。”周懷芳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羅雪琳將她與他人交往的事,如實告訴了周友章。“如果她不說這事,周友章就不會知情,不會絕望。”周懷芳說,羅雪琳離開的當晚,兩人在東莞發生了爭吵。

周家親友對於周友章的東莞之行一直耿耿於懷。周江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羅雪琳和周友章在東莞生活三天後的一個深夜,以加班為由離開,隨後失聯,周友章再也聯絡不上妻子。周友章獨自騎著摩託車,在東莞找了十幾天,仍一無所獲。

3月17號下午,周友章見尋妻無望,便從東莞出發,騎車回敘永。“當晚下大雨,他一路沒停息,一口氣騎回了家。”表姐楊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回家後周友章在親人群裡曬了幾張照片,說他騎車時摔了幾跤。在楊梅提供的照片中記者看到,周友章肘、手掌、肩、膝蓋和小腿上均有擦傷。楊梅事後分析,回家的路程中表弟一定是非常絕望。

回家當天,周友章直接去到嶽母家,把兩個兒子接回了老家。第二天一早就出門買衣服、玩具。親友們分析,他喝的鼠藥和農藥,都是當天上午才買的。親友們認為,此次尋妻失敗,沒有挽回婚姻成為壓垮周友章精神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才下了殺子並自殺的決定。

如今,一心想“帶走”兩個兒子的周友章,仍在敘永縣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搶救,而他的兩個寶貝兒子,已成為冰冷的屍體被寄放在敘永縣殯儀館。

遺書作別

致信老婆並交代自殺動機

周友章勒死兒子並服毒後,在一個筆記本上寫了五封遺書和絕筆信。遺書字跡工整,內容通順,看得出他非常冷靜。

第一封遺書

致老婆:“就算血流乾了我還愛你

老婆,這段婚姻與感情我不後悔。直到現在,我不能沒有你。你在我心裡,已經刻上了深深地烙印。這些年過得很苦,難為你了。下輩子我還愛你,對你的愛深入血液,就算血流乾了我還愛你。如果你願意,下輩子我們還做夫妻,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老婆,好好照顧自己。忘了我們,當我們從未出現過,我帶他們去重新開始。忘了我們。我們走的很開心、快樂、幸福,很滿足了。我帶他們去一個每(美)好的世界了。

ADVERTISEMENT

▲周友章寫給妻子的絕別信

我絕不允許我的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

我愛我的孩子,太愛了。所以帶他們去另一個世界,重新開始。

04:03分,周友章釋出了人生的最後一條朋友圈,只有五個字:“永別了,親們”。隨之而釋出的,是他五封遺書和絕筆信的照片。

3

妻子迴應:周生前曾欠外債還對她家暴

妻子否認有外遇

在東莞被打不敢回家

事發後,紅星新聞記者趕到周友章妻子羅雪琳家中時,孩子的外公羅江林正在焚燒外孫的衣物、玩具,一輛兒童自行車被燒得隻剩下骨架。羅江林斜蹲在屋前的火堆邊,呆若木雞,任憑鼻涕和眼淚流到嘴角。“我兩個外孫乖得很啦,萬般都沒想到他會這樣做!”

23歲的羅雪琳蓬頭垢面,顯得十分憔悴,在與記者交流時,她也根本站不起來,只能蹲坐在兒子的衣服堆裡。

▲羅家人均情緒低落

對於自己和周友章的感情糾葛,羅雪琳否認周家所說是因為她有外遇。“春節期間,他經常白天睡覺,晚上出門,為此我們一直在吵。”羅雪琳說,看到家裡不成樣子,她當時和周友章商量要外出打工掙錢,當時經過了他的同意。

“後來沒多久,他也騎著摩託車到了東莞。”羅雪琳告訴記者,見面後沒多久,又有人打電話向周友章要賬。周友章便向羅雪琳伸手,羅雪琳剛到東莞上班沒掙到錢,但周友章讓她先去借點錢。為此,兩人幾乎天天吵架。大約在第七天,下班回到出租房的羅雪琳再次被要求拿錢還賬,遭羅雪琳拒絕後,周友章便動了手,羅雪琳怕捱打就離開了,此後再也沒有回去。

17日上午,羅雪琳再次接到周友章電話,周友章讓他回家,說再也不會打她了。羅雪琳因為害怕沒有回去,分作兩次給周友章的銀行卡轉了900元現金。

當天下午,周友章獨自從東莞出發,返回了敘永老家。19號,羅雪琳也聽說周友章在挖坑,便在微信上問他挖什麼。周友章的回覆是:“我挖的是十二年前的物件魏麗送我的信物。”同時,周友章告訴羅雪琳,“那個女孩是我唯一後悔錯過的人。她很喜歡我,愛我,他爸爸媽媽都很喜歡我。我那時候很傻,一句暖心話都沒跟她說過。”

當初強行帶她外出打工

至今未領結婚證

就在紅星新聞記者在羅家採訪時,同樣身為老實農民的羅江林的手機響了,是個外省電話。一名男子在電話中急促地詢問周友章在不在家,並稱周友章在該公司買了個分期付款的蘋果手機,已逾期很多天了,既不還款也不接電話,要求周友章必須儘快還款,否則將採取措施。

此前,周友章的嶽母尹安秀還接收過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稱“周友章於我司貸款共計1650元,逾期5天,由於多次爽約,拒接電話,拒絕還款,借款時……”由於尹安秀用的是後蓋都掉了的破舊老手機,已無法檢視簡訊的全部內容。羅雪琳說,在剛剛認識周友章時,他就有賭錢的習慣,還曾威脅她如果不跟他在一起,就殺她全家。

羅雪琳回憶,在她讀初中時,無意中認識了周友章。此後她也記不得為何就與周友章談起了物件。

“那時女兒才十五六歲,我們不同意,周友章就把還在復讀初三的羅雪琳帶到外地打工了。”羅江林說,眼看生米煮成熟飯,他們老兩口也認了,但他們自始至終都未辦理結婚證。考慮到周友章家條件不好,嶽父母就讓周友章到望城坡羅家來住。但周友章家的莊稼,基本都是嶽父母在幫忙耕種。

尹安秀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女兒在18歲時就懷上了第一個孩子,但周友章連生孩子的錢也沒有,還是她去醫院交的住院費。後來他們又出去打工,生第二個孩子,還是她拿的錢。

“不管怎麼說,好歹看到兩個娃娃。”羅江林說,兩個外孫自打出世,一直由外公外婆帶。大外孫周佳毅已上學前班,羅江林不管颳風下雨,都要到山下的學校接他放學。

4

法學專家:如果沒有精神失常 就是故意殺人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徐昕認為,這樣慘烈的家庭悲劇雖然值得同情,但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已經完全構成了故意殺人的要件。如果嫌疑人一旦搶救回來,需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徐昕說,每一個生命是獨立的個體,享有不可剝奪的生命權,包括父母在內,任何人不能非法剝奪他人的生命。

因此,只要案發時犯罪嫌疑人周友章不是精神失常,就是犯罪,就是故意殺人,應當依法承擔刑事責任。

徐昕表示,近年來由於家庭感情糾紛、經濟壓力增大等原因,自殺或者殺害家庭成員的案例越來越多。

“這首先是個社會問題,然後才是法律問題。”因此,徐昕呼籲全社會重視此類案件,發現苗頭提前進行心理幹預,防止類似悲劇發生。

END

社會

» 紅星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