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命吃飯”!軍人不是你想演,想演就能演

ADVERTISEMENT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郝東紅 責任編輯:柳晨

  時下,抗戰、諜戰、特種兵、古今名將等成為影視製作人員追逐的熱門題材,許多英雄形象或被推上銀屏,或被重新演繹,但從收視效果和觀眾反應來看並不樂觀。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刊文《沒有英雄氣質塑造不了軍人形象》,作者認為扮演鐵血軍人必須有英雄氣質,演繹出軍人精神特質,雖非武藝超群,但要有板有眼,這是職業操守,也是觀眾期盼。

  

  沒有英雄氣質塑造不了軍人形象

  ■郝東紅

  近段時間,在央視熱播的電視劇《熱血尖兵》中,王紫逸、張寧江、宣言等演員,因在《對攻》《殲十出擊》《殺手鐧》等軍旅題材影視中積累的軍事素養、涵養的英雄氣質,成功塑造了當代軍人的青春熱血形象,受到觀眾熱捧。

  時下,抗戰、諜戰、特種兵、古今名將等成為影視製作人員追逐的熱門題材,許多英雄形象或被推上銀屏,或被重新演繹,但從收視效果和觀眾反應來看並不樂觀。許多影片在各大影視網站上的評分不高,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經典形象也乏善可陳。

ADVERTISEMENT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重要的一條是演員普遍缺少英雄氣質,導演缺乏軍事體驗。比如,老劇新編之後,服裝、道具雖更加奢華,特效更加逼真,場面更加恢宏,但人物形象卻遠不及“老戲骨”們曾經的精彩呈現。

  一些抗日神劇更是出現了飛簷走壁、手撕鬼子等超自然現象和“包子手雷”、高聚能穿甲彈等科幻武器;許多抗日英雄被異化成身穿夾克、腳蹬皮靴、愛擺酷賣萌的另類形象,令人啼笑皆非。

  前不久,互聯網上有一張照片就曝光了某抗戰劇中騎馬戲的拍攝幕後:女演員雙手煞有介事地拉著韁繩,身體卻騎在男工作人員肩膀之上,極具諷刺意味。

  本想演繹英雄的颯爽英姿,曆史背景卻錯亂百出,拍攝過程卻敷衍了事,人物形象卻搞怪可笑,難怪其播放效果會受到網友批判吐槽,甚至口誅筆伐。

  

  演繹軍人需要英武氣質。我們熟知的小品《主角與配角》里,不管演員怎麼爭、角色怎麼換,演員藏於眉宇間、展現在舉手投足里的氣質,早就將英雄與漢奸的定位做出了最好安排。軍事真人秀節目《真正男子漢》中,許多配合演出的官兵雖都是本色出演,卻以獨特真實的氣質形象,展現了當代軍人的好樣子。

ADVERTISEMENT

  電影《戰狼》一度引起軍事題材影片收視熱潮,成功塑造冷鋒這一鐵血軍人形象的演員吳京,在拍攝《戰狼2》時感慨地說:“我不是靠臉吃飯,是靠命吃飯。”媒體也陸續報道了其多次因拍戲受傷,其團隊成員在非洲實地拍攝時被蜘蛛咬傷等新聞。

  氣質是形象的靈魂。軍人身上所體現的“平生鐵石心,忘家思報國”的愛國情懷,“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的高尚境界,“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獻身精神,沒有英雄氣質就演不到位、演不出味。演員只有真體驗、敢拚命、不惜力,才能與軍人的熱血形象吻合、與戰地黃花匹配。

  看戲是娛樂,演戲要雕琢,演英雄尤其是鐵血軍人容不得半點戲謔、調侃和造作,只有這樣才能涵養出英雄氣質,刻畫好英雄風骨。演員張涵予兒時就崇敬打虎英雄楊子榮,又能把《智取威虎山》樣板戲唱得滾瓜爛熟,因而在新版同名影片中成功塑造了既接地氣、又有時代感、還讓觀眾叫好的英雄形象,使紅色經典煥發出了全新魅力。

  然而,從現實情況看,在許多軍旅題材電影中,有的文戲拿捏得體,情戲纏綿悱惻,武戲卻大跌眼鏡、漏洞百出;有的塑造軍人形象遊離於時代背景、軍規軍令、曆史常識之外,大玩未卜先知、服裝穿越、裝備超越之道;有的明明扮演的是神槍手,其據槍動作、瞄準姿勢和射擊指法卻十分業餘;還有的在拍攝高難度動作時走捷徑、摻水分。所有這些“外行”行為,都緣於對軍事的陌生,對軍人的生疏。沒有一顆親近軍營、親近軍人的心,就難以用心的傳遞、愛的感悟引起觀眾共鳴。

  融入生活才能入木三分。吳京、王寶強、柳雲龍、於榮光等演員之所以常常被觀眾誤認為是軍人或者當過兵,就在於他們雖無軍營履曆,卻有軍營情結,熱愛軍營、了解軍人,扮演的形象自然真實感人,演出的角色也就精彩專業。

  沒有英雄氣質塑造不了軍人形象。雖然不能苛求每一個扮演軍人的演員都渾身是膽、身懷絕技,也不能要求其以身試鏡、以命演出,但扮演鐵血軍人必須有英雄氣質,演繹出軍人精神特質,雖非武藝超群,但要有板有眼,這是職業操守,也是觀眾期盼。

  (作者單位:解放軍第105醫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