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兄弟接連凶死,放羊老人臨終揭秘改運內幕

ADVERTISEMENT

  五兄弟接連凶死,放羊老人臨終揭秘改運內幕

  2000年秋天,家住百里屯大王莊的田老漢去世了,享年85歲。田老漢去世前,給兒女們講了一件事情,使得60年前一樁在當地引起很大轟動的事件真相浮出水面,又重新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時候,百立屯有一個姓王的大戶人家,這家人似乎破除了“富不過三代”的魔咒,吃香喝辣的生活過了連續好多代人。據說是明朝末年的時候,從別的地方搬過來的,帶了很豐厚的家底。百里屯這個地方較為偏僻,也躲過了很多戰亂、荒災、瘟疫,這王姓人家的家業到了王福輝這輩的時候,更在當地顯得越加富足。

  俗話說“飽暖思淫欲”,日子一代代過得好,家里餘錢充足,看著五個精壯機靈的兒子,這財主王福輝不知怎麼地就冒出了“既富且貴”的念頭,思謀著家里錢糧、妻妾、丫鬟等什麼都不缺,唯獨就缺個當官的。平時有點事,還得自己掏腰包到處打點。要是自己家里出個當官的,有事了自己解決,說不定還能借著得點別人的錢財。

  不知是時來運轉還是機緣湊巧,1938年的時候,百里屯來了一個遊方的風水先生,大概四十來歲吧。不知怎麼地,這風水先生就來到了王老財家里,兩人一見如故,相談投機。言語之間,王老財就透露出了想謀一場富貴的想法,這風水先生經過一番運算之後,有點傷感地告訴王老財,王老財已經年紀大了,命格已定,不再多說;家里的幾個兒子命里都沒有福祿。從王家的陽宅和陰宅風水看,家里沒有貴相,錢帛運倒是很深厚。

  這番言語很沉重地打擊了王老財,接連幾聲哀歎之後,王老財連續幾日悶悶不樂的。因為王老財對遊方風水先生的厚待,和兩人忘年之交的融洽,為了開解王老財,風水先生就告訴王老財,說這事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憑自己的一點風水手藝,可以替王家改運。話說到這里,風水先生又停住了。

  王老財立馬來了興致,就問怎麼改?風水先生說:“我遊方為人看風水十多年了,也沒有成個家,飄蕩四方,居無定所。平生雖然經見過的人很多,但沒有遇到想王先生這麼厚道慈善的人,你我相識,也是我的福分。”

  風水先生頓了頓,又繼續說:“雖然我是干這行吃飯的,但平常給別人相的陽宅、陰宅,都是以求平安為上,因為福人自居福地,各人的命數有差別,太好的地方不敢給福薄的人,他自己經受不起,對我也不好。要說那用風水改命的事,更是泄露天機,逆天而行,凶險萬分啊!”

ADVERTISEMENT

  也不知道是王老財過於官迷心竅還是愛子心切,聽到這里,居然撲通一聲跪到地上,邊磕頭邊說:“只要先生幫了我們王家,我王老兒和五個兒子,願意給先生做牛做馬。”這風水先生趕緊扶起王老財,連聲說:“先生請起來,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起來說!”

  風水先生說:“我看先生您人好,才說這個事。但做這件事,有兩個難處:一,您家的祖墳都已是舊墳,輕易不能搬遷,否則地氣泄露,倒是凶事。只能是新葬的時候想法子。但目前您身體康健,二位高堂也均去世……二,您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才敢答應。”

  王老財思忖了老半天後,就說:“什麼條件?請先生說說看!”風水先生說:“一旦做了這種事情,必然招來天譴,我不死也會殘廢,若我死了,請先生安葬我;若僥幸不死,還請先生不論我遇到什麼災禍,能為我養老送終。”

  兩人商議已定,但由於沒有可以新葬的人,這事也就撂下了,風水先生住了幾日,也就離開王老財家,去了別的村莊謀求生意去了。這風水先生走路,往往走不快,這家請,那家求,大大小小相地、調風水等事情做一做,一日三餐不愁,也能賺點小錢。

  離開王老財家一個月以後,王老財家派人找到了風水先生,心急火燎地請先生回去。回去的半路上,派來的人給風水先生說,前兩天王老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暴病身亡。

  到了王家,風水先生很是傷感,哭泣著給王老財焚香祭拜。之後,王家五個兒子趕走其他人,齊刷刷跪在風水先生面前,說:“家父臨死之前,說了您和家父商定的事情,並讓我們發了毒誓,只要您稍加安排,我們五個以後就是您的兒子,為您養老送終。”話語間還透露出,王老財並不是暴病,而是為了滿足用風水改命的條件,服毒身亡的。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事已至此,風水先生於情於理都難以推脫了,就答應了這事。按照風水先生的安排,王老財被葬到距離百里屯十多里地的伏牛嶺。並且要求,從即刻起,喪葬一切飲食,不能有半點葷腥。靈柩運送途中,步步清水潑灑,送葬的人個個要腳上沾泥。

ADVERTISEMENT

  按照王家的財力和勢力,辦這些事雖然費工夫,倒也不是很難。飲食方面簡單,單就這清水潑灑,王家在附近雇傭了100多個挑夫,擔來了山泉水潑灑。一切儀軌,都按照風水先生說的做到了。

  這風水先生也果然有奪造化之神奇、改日月之能力,不到十年時間,王家五個弟兄,個個出門求到了官,有的在軍界,有的在政界,最小的一個是當地縣里的保安團長,最大的一個是某省首長的助手。王家自此權勢熏天,福威莫比。當地人提起王家兄弟,當面叫“王家五貴”,背後都稱“王家五虎”。

  果然如風水先生說的,讚完王老財的第二天,風水先生走路打了一個趔趄,就莫名其妙地扭斷了腿。請來郎中治療,還用錯了法子,吃錯了藥,躺了半年腿骨不能愈合。風水先生躺病床上休養,屋頂上掉下來一團蜘蛛灰,迷糊了眼睛,居然就雙目失明,請來的郎中都無法可治。風水先生倒很平靜,他知道這是該有的天譴,誰也無法排解。

  到後來,風水先生身上又生了惡瘡,膿血汙穢不堪,臭不可聞。但悠悠一口氣在,總死不了。開始還好,“王家五虎”安排人伺候著風水先生,醫藥、飲食換算周全。後來,伺候的人漸漸厭煩了,“王家五虎”隨著官階漸高,脾氣也見長,加上伺候風水先生的人一些挑撥離間的話,“五虎”中的“大虎”終於下了決心,命人把風水先生趕出了門。其他“四虎”知道後,居然表示了默認。

  可憐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病患纏身,立即就孤苦無依了,心中的失望、悲哀和對“王家五虎”的怨恨,是可想而知的。人算不如天算,也是“五虎”命該絕了。流落山野、行乞為生的風水先生遇到了一個心底仁慈的人。這個人就是最前面說的田老漢。不過當時的田老漢才二十出頭,身強力壯,是為別人放羊的羊倌。

  兩人相遇後,風水先生就求田羊倌幫自己一個忙,以後保證有重謝。田羊倌聽了以後就笑了,說您現在自己都保全不了,能謝我什麼啊,有什麼事就說吧。

  風水先生說:“你去找一把鐮刀,磨鋒利。然後找輛架子車,拉我去一個地方。”田羊倌照辦了。

ADVERTISEMENT

  就這樣,田羊倌腰里別一把鐮刀,推一輛獨輪車,車上坐著風水先生,兩人就出發了,目的地就是伏牛嶺。到了伏牛嶺,獨輪車無法前進了,風水先生就讓田羊倌背著自己,風水先生則根據記憶提示該怎麼走,說是走到半山腰一個有三棵大鬆樹的地方就停止。

  半山腰果然有三棵大鬆樹,一般粗細、一般高矮,北面一棵,東西各兩棵,呈三角形分布。田羊倌就停了下來,風水先生也要求放自己下來。然後,風水先生就指示田羊倌,拔出腰里的鐮刀,從東面那棵鬆樹起,往西面那棵正走15步,然後往北走7步。

  田羊倌照做,然後風水先生讓田羊倌蹲在地上用手在周圍地上摸,看有沒有什麼東西。田羊倌先是看看了,發現地上除了草,再沒有別的。他蹲下來用手摸,突然摸到一個感覺有點紮手的東西,看仔細看,手里又沒有什麼。就把自己的疑惑說給了風水先生。

  風水先生說:“你摸到的紮手的東西就是咱們要找的,你眼睛看不到它,只能用手摸,摸到了就用鐮刀割,割的時候會有聲音,你別怕,不會有危險。”羊倌照著紮手的地方,一鐮刀割下去,隻聽那地方立即發出“吱”的一聲尖叫,很淒厲。風水先生說,你接著摸,總共五個,全部割掉。接著四聲尖叫以後,先生說,事情辦完了,你好人當到底,帶我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田羊倌就好奇地問剛才割的是什麼?風水先生告訴他,剛才割的是蓮花,人的眼睛是看不見的,但用手可以摸到。至於別的,先生說日後會知道的,現在別問。

  田羊倌帶風水先生回家後,看這人可憐,就把他留在了自己家里,有自己一口吃的,他就不讓風水先生餓著。幾天時間,“王家五虎”的消息不斷地在當地引起了轟動,最先出事的是縣城當保安團長的,喝酒的時候醉死了;其次,是在某地當副官的,擦槍走火……不到半個月,“王家五虎”全部“榮歸故里”。不過不是乘馬坐轎,而是被人用棺材抬回來的。

  兩年以後,風水先生病逝,臨終之前,他告訴田羊倌自己姓高,是個風水先生,並留給羊倌兩本書,讓羊倌學習。羊倌找了一塊沒人要的荒灘地,安葬了高先生。回家後,看著兩本書犯了愁,一方面自己不識字;另一方面,他看到高先生也干風水,卻落得這樣的下場,還不如一個農民過得安穩。干脆,就把兩本書丟進了灶膛。

  後來,隨著年齡漸長,田羊倌終於琢磨透了自己割“蓮花”與“王家五虎”敗亡之間的關係,但他把這個事當作秘密壓在了心里。一方面,王家雖然遭遇這樣的打擊,但是家族勢力相當長的時間仍然在,他怕給自己的子孫帶來麻煩;加上解放後很多年,社會環境不允許這樣的言論。

  直到2000年,田羊倌臨終的時候,他似乎覺得條件具備了,自己也不應該把這個故事帶到另外一個世界,就告訴了自己的子孫,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引以為戒。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