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從百萬富翁 到洞庭湖“祥林嫂”】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視頻|從百萬富翁 到洞庭湖“祥林嫂”

核心提示:“這是洞庭湖最後一批候鳥了,過幾天它們就要離開了。” 何大明,洞庭湖生態保護協會會長,守護洞庭湖的候鳥,是他每年冬天最重要的事。這個曾經的百萬富翁,放下豪車、豪宅,一門心思紮在了這里。如果沒有他帶我們進入“無人區”,我們根本找不到洞庭湖這最後一批的候鳥在哪裏落腳。而這樣的“默契”來自於11年的堅持守候。

抬頭,你是否看見,成群結隊的候鳥飛過城市的天空?

你是否也困惑,這些天空中的精靈,它們從哪裏來,又將飛往哪裏去?

你是否也擔憂,未知的旅程中,它們會遇到怎樣的艱難險阻?

幸好一路上有他們,暖心守護。

洞庭湖:最後一批候鳥即將遷飛

鳥的遷徙是一場關於生命的征程,而在中國,洞庭湖是遷徙中線和東線重要的起點。

ADVERTISEMENT

洞庭湖作為我國的第二大淡水湖,是候鳥越冬的天堂。每年的9月份,當洞庭湖的水位下降,大面積的草灘裸露出來,候鳥就會帶著它們剛剛出生的孩子,如約而至。

而下一年的3、4月份,洞庭湖的候鳥會遷徙離開,帶著自己已經成年的孩子,返回繁殖地。

“這是洞庭湖最後一批候鳥了,過幾天它們就要離開了。” 何大明,洞庭湖生態保護協會會長,守護洞庭湖的候鳥,是他每年冬天最重要的事。這個曾經的百萬富翁,放下豪車、豪宅,一門心思紮在了這里。如果沒有他帶我們進入“無人區”,我們根本找不到洞庭湖這最後一批的候鳥在哪裏落腳。而這樣的“默契”來自於11年的堅持守候。

負重45斤,日行幾十公里

夜晚的洞庭湖一片漆黑,只有何大明夜宿巡邏的船隻透露著燈光。他在自己狹小的房間里整理明天在野外巡護要帶上的裝備。

“一般要背45斤重的包,在草叢里走四五十公里。” 如今已經過了洞庭湖草灘最泥濘難走的日子。冬季候鳥剛剛落腳的時候,天氣寒冷,而洞庭湖潮濕的氣候,經常讓何大明和他的隊員們渾身濕透,冰冷刺骨。

比起身體上的挑戰,也許孤獨更讓人絕望。“候鳥來的時候,我們都是在湖中心監測,無人區,沒有人也沒有信號,在里面很孤單,只有和鳥相依為伴。” 何大明一年有300天都是在巡護站或者巡護船上度過的,一盞燈,一台相機,一本護鳥日記,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ADVERTISEMENT

“這些年沒有一年是在家里過年的,我老婆說過年的時候人家家里熱熱鬧鬧的,我們是冷冷清清的,我不回家還要把兒子拖上。”春節期間,何大明給隊員們輪流放假,自己卻終日在洞庭湖上,還拖著大學放寒假的兒子給他“打工”。

“何老師是最辛苦的,他年紀大,要巡護,還要教我們。”隊員陳源波說起他們的隊長有些語無倫次,但是我聽得出他很欣賞也很崇拜何大明,有種此生跟定了何大明的固執。

曾經的百萬富翁,如今的洞庭湖祥林嫂

“2006年的時候存折里有100萬,洞庭湖最大的矮圍是我的,足足有2萬畝。”說起曾經的財富,何大明有些興奮和自豪。當時的他憑借過人的生意頭腦,不僅捕魚,還開起了養殖漁場,並且擁有自己的魚館子,也算稱得上“富甲一方”。

“那時候每天KTV,下館子,還和老婆到處旅遊。”何大明說雖然妻子也算支持他的選擇,但是每次回憶起以前無憂無慮的時光,還是很懷念。

但是當2006年,洞庭湖生態破壞的惡果被赤裸裸展現在何大明眼前時,他震驚了。“我們祖上三代都是漁民,我從小長在洞庭湖,但是2006年,洞庭湖水太髒我們需要去外面買水,我兒子想吃魚,市場上沒有一條野生的魚。你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心情嗎?”他說那時候他才意識到,生他養他的洞庭湖病了,而且病得那麼嚴重。

提起當年棄商走上環保之路,護魚、護鳥,保護水源,干起賠本不賺錢的買賣,何大明說得很實在:“保護洞庭湖說實話,也是為了我們自己,保護生態,漁業資源恢複起來我們漁民才能夠生存。”

ADVERTISEMENT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 何大明說為了能夠更好地執行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堅持所有開銷都自己掏腰包,不拿漁業部門的任何補助。慢慢的,多年積攢下來的積蓄變得越來越少。

“朋友都是開寶馬,我每次都是搭車,他們說如果我沒有干這個,肯定跟他們一樣,那還用說嘛!”何大明自信地笑出了聲,他說雖然幻想過如果沒有一頭紮進環保事業,今天的他會是什麼樣子,但是他覺得一定不會比現在更充足,更有意義。

2015年27萬,2016年37萬,近些年,民間募捐的力量減輕了何大明在財務上的壓力,卻增加了他的責任感。“每年的財務來源都是通過網絡公布的,明細,每一分錢,都會有。”

“我現在就是祥林嫂,是漁民和漁政部門的橋梁。漁民我要勸,讓他們了解護鳥的條例。另外只有漁政部門有執法權,所以我們要配合他們,提供違法行為的線索。” 何大明看上去忠厚老實,但在漁民和漁政部門都頗具威望,一方面是他之前做生意攢下的好人緣,只要哪家漁民有事,他總是熱情幫助;另一方也是他干起護鳥的工作來,總是衝在第一線,盡心盡責,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誰偷盜、下毒,現在漁民都幫著我們提供線索,漁政那邊我也是打個電話就馬上過來,24小時的。”

如今的洞庭湖,還算風平浪靜,雖然有時候會有外界質疑,看不到何大明他們團隊護鳥的“大動作”,但何大明說沒有新聞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勳章。“有新聞,就有候鳥死掉,我不希望在洞庭湖有任何候鳥因為人為因素失去生命。也許感覺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但其實是365天每天堅持巡護,對違法行為的震懾,才換來今天的平靜。”

最後一批候鳥即將遷飛,何大明終於可以暫時放下守護候鳥的重責,只是無論鳥兒將飛向何處,對於他來說都是一份難以割舍的牽掛。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盧梅 高雲湧 彭祥林 編輯:葉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