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一進士嘲笑同學,後被差點整死,反省二十一字

ADVERTISEMENT

  陳通方,閩縣人,唐德宗貞元十年中了進士。由於唐德宗本人就是詩人,所以特別喜歡詩人,所以這時候的詩人待遇特別好。只要你的詩寫的好,就有機會出頭。陳通方時年二十五歲,得了第四名,年少名高,少年得誌,年輕氣盛,輕薄自負。

  他與王播是同一年考上的,可是王播已經五十六歲了。所以小陳特別看不起老王,覺著他成不了大器。於是一次大家聚會,小陳拍著老王的背說到,老王啊老王,你這是撿了一個名次吧。意思老王年紀這麼大了,上升空間很小了,考上也弄不到啥官了。最多是個待遇。

  因期集戲附其背曰:"王老王老,奉贈一第。"言其日暮途遠,及第同贈官也。

  但是老王雖然老了,卻是隔壁老王不服輸,說到,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咱們當場寫上三篇文章比劃比劃。此時小陳慫了,老王你能寫一篇就不錯了,還寫三篇。跟我拚,你有那個實力麼。我不欺負你。老王聽了這話記在心里。

  王曰:"擬應三篇。"通方又曰:"王老一之謂甚,其可再乎?"王心每貯之。

  但是造化弄人,世事殊難預料。沒過幾天,小陳老豆病死,小陳回家守孝三年,老王卻在這幾年一路高升,飛黃騰達。等到小陳守孝期滿再回到長安城,老王已經身居高位手握重權,鹽鐵使。小陳走投無路,也沒想到老王依然對他曾經說過的話耿耿於懷,於是就去找老王幫忙。

ADVERTISEMENT

  通方窮悴寡坐,不知王素銜其言,投之求救。

  他們同時考中的還有個名叫李虛中的,時任鹽鐵副使,跟老王搭檔。小陳也去老李那里求情,給老李寫了一首詩:應念路傍憔悴翼,昔年喬木幸同遷。你們都飛黃騰達了,混的風生水起,就可憐一下我這個憔悴暗淡的老同學吧。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拉兄弟一把。於是老李也給小陳說了情。

  老王不得已,給小陳弄了個江西教育局長,還沒到地頭,改成浙東教育局長,走到半路,又改為南陵教育局長。就這麼折騰了他四五次,小陳路費花完了,還欠了一屁股債,更窮了。這時候開始思考人生,仔細一想明白了,都怪自己年輕時太張狂,說話口無遮攔得罪了人。

  於是跟外甥侄兒說,我其實就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王同學卻銘記在心。看來人這一輩子,說話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退省其咎,謂甥侄曰:"吾偶戲謔,不知王生遽為深憾。人之於言,豈合容易哉。"

ADVERTISEMENT

  看來這哥們一輩子沒娶老婆啊,要不這話應該跟兒子說,不該跟外甥侄兒說。有人說隔壁老王也太記仇了,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試問如果小陳飛黃騰達,老王找上門來,小陳給老王會是什麼臉色。自己不修行不積德,把路走死了,就不要怨別人以怨報怨。孔子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郭德綱說,如果一個人不了解真實情況卻讓你無限諒解,那你最好離他遠點,小心天上一個炸雷把他劈了捎帶了你。

  然後小陳就想著給老王道歉認錯,可是山高路遠,他連回長安城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根本沒機會道歉。

  追謝無地,悵望病終。一失言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啊。不可不戒。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