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撞機讓中國“山寨 ”美國電子戰技術,當真?

ADVERTISEMENT

昨天又是4月1日,距離2001年4月1日中美南海撞機事件已經過去了16年。在南海守衛海空的81192號殲-8II戰機和海空衛士王偉,16年來成為萬千國人特別軍迷緬懷的楷模。

南海撞機事件中,有一種普遍觀點認為中方接觸到了迫降在海南陵水機場的美軍EP-3“白羊座”電子偵察機,進而獲得了美軍電子戰的最新技術,用以發展國產“高新”系列電子戰飛機,但烏龍認為我軍電子戰能力提高還是主要依賴自身努力,借助南海撞機事件讓我軍電子戰飛機研發“彎道超車”的可能性不大。

2001年4月1日,在和王偉的殲-8II座機發生碰撞後,那架肇事的美海軍EP-3電子偵察機徑直飛往了陵水機場,機組在落地後被中方妥善安頓後,這架已經撞得“鼻青臉腫”的“白羊座”就停留在機場上,隨後圍繞機組人員去留和EP-3偵察機運回,便是中美兩國長時間、高級別的外交較量。

在2個月的唇槍舌劍外交交鋒中,中方的確有機會接觸到這架“白羊座”偵察機。根據官方媒體報道,直到當年6月13日,根據中美達成的共識,洛·馬公司才派技術人員到陵水機場現場開始進行拆卸分解,至7月2日拆解完畢,經租用俄羅斯的安-124運輸機裝運,於7月3日運抵美軍在夏維夷的基地。

ADVERTISEMENT

但其實,在飛抵陵水機場之前,肇事EP-3偵察機的機長——沙恩.奧斯本上尉已經指揮機組破壞了飛機上的機密文件和電子設備。在回國之後,這位美軍機長竟不可思議的變成了“國民英雄”,而他向美國媒體洋洋得意的披露EP-3迫降陵水機場的細節,顯示這架EP-3迫降前機密的電子偵察系統已被機組破壞殆盡。

“操作員與技術員各自忙著收拾自己的機密資料,然後由約翰·科默福德中尉收集起來放進機密盒。約翰也負責消除所有的機密數字資訊,然後他會依照迫降程序,用消防斧砸毀所有電腦。程序表最後一項是把機密資料盒和砸毀的電腦從右方艙門丟出去。我們已經飛到外海,機密盒丟出去後會沉到海中,所有書寫的機密資料都會很快溶解。”

(沙恩.奧斯本,2005年從海軍退役,後曾參選國會議員)

ADVERTISEMENT

根據奧斯本的回憶,在打開機艙門之前,機組不僅執行完畢毀壞機載機密電子系統的“緊急摧毀計劃”,還向美國軍方發送了其在陵水迫降的消息。

當然,這些也是奧斯本的一面之詞,真實情況恐怕已經很難考證,但美國在事發之後多年來,都在指責中國從中獲得了EP-3偵察機機密的電子偵察系統相關細節,卻給人感覺是中國獲得了一架完好無損的“白羊座”飛機一樣,這和奧斯本的說辭完全相反。

實際上,在南海撞機事件之前,集陝飛、中電科等多家國防軍工單位之力重點推進的國產“高新工程”系列電子戰、預警機已經開始研製了。2001年的官方新聞就指出,當年年初陝飛多項“高新工程”交叉作業僅用不到8個月時間,就高質量地完成了某新型機驗證機的改裝任務,並成功實現了首飛。

隨後的10多年,以“高新系列”電子戰飛機為代表,中國的國產電子戰裝備步入了發展快車道。高新工程系列電子干擾機、電子偵察機、預警指揮機、通訊指揮機甚至是心理戰飛機,枝繁葉茂,紛紛列裝,其中重點發展的電子干擾機、電子偵察機和預警機三大家族,還實現了換代發展。

可以這樣說,南海撞機事件對中國高技術武器的自力更生產生的深遠的影響,並不是在技術層面,而是激勵無數的中國軍工戰線從業人員努力創新、奮勇拚搏,讓中國軍隊獲得更好的國產武器裝備,讓更多的海空衛士可以更有信心去完成81192號殲-8II未盡的航程。

ADVERTISEMENT

『有趣有料的軍情秘聞,盡在烏龍防務評論(公眾號:wulongfangwu1),喜歡我的觀點,就在搜狐新聞客戶端上關注我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