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放吾:折射湖湘文化精神的抗日名將

ADVERTISEMENT

劉放吾將軍軍裝照

文丨雷昌仁

中國國家曆史新媒體·特約稿件

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以曾國藩、左宗棠等為代表的湖湘人物,以其心憂天下、經世致用、舍身取義、卓礪敢死、淡泊名利、功成身退等精神在湖湘一代代的仁人誌士中傳承發揚,造就了湖南人在中國近代以來的光榮與輝煌。甲午戰爭以後,國家處於危亡之秋,湖南人為了保家衛國,奮起抗敵、浴血奮戰,湧現出一大批抗日名將和英雄,湖湘文化精神再一次大放異彩。這種異彩尤能從揚威異域的劉放吾將軍身上折射出來。

劉放吾,原名劉繼樞,號不羈(1899-1994年),湖南桂陽仁義鎮下元村雙嶺人。黃埔軍校第六期畢業生,先後參加過淞滬會戰、武漢會戰等。1942年4月,時任團長的劉放吾率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在緬甸境內以不足1000人的兵力擊潰數倍於己的優勢日軍,成功解救7500餘名盟軍及眷屬、記者等,取得了仁安羌大捷。久經波折的劉放吾,已成為享譽英美、東南亞、港澳台和大陸的著名人物,國防大學出版社將劉放吾的事跡編入《中國抗日戰爭60位著名人物》一書中。

1

心憂天下,從戎報國,戰爭中蛻變成長

湘南是湖湘文化生發的重要區域,騎田嶺附近地區作為中原連接南越地區的關鍵通道和重要的礦冶基地,早在東漢時期,就誕生了造紙術發明家蔡倫、尚書胡騰等影響全國的曆史名人。劉放吾將軍的家鄉桂陽曆來重視文化教育,清代以來,產生了中興名臣陳士傑、威武戰將魏喻義等著名人物,又出現一種尚武保家的良好風氣。劉放吾先人世代以耕讀勤儉持家,使其自幼受到良好的傳統家庭教育,從小養成謙遜、踏實、堅韌的性格,懷有愛國報國之誌。他本人對此記憶猶深,曾在回憶時說:“先父在日,法《朱子家訓》及曾文正公治家之道,尤其側重誠信與服從。”

年輕時的劉放吾,心憂天下,果斷從戎。1926年從桂陽藍嘉聯合中學(今桂陽一中)畢業後,他因“氣憤軍閥橫行,與一位堂兄弟(輾轉)來到廣州,並考入黃埔軍校第六期(步兵科),參加革命軍”。在黃埔期間,他通讀各種政治、軍事思想理論,其中《曾胡治兵語錄》給予了很大的影響,使他進一步接受到湖湘文化和湘軍智勇兼治、卓礪敢死的血性精神的教育。

黃埔畢業後,他先後擔任國民革命軍陸軍教導隊特務連排長、連長,總司令部特務連連長等職,多次參加對日作戰,在戰火中不斷淬煉積累實戰指揮經驗。在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瀏河之戰中,成功阻止日軍登陸,掩護第5軍司令部安全撤退。在參加廬山軍官訓練團學習後,先後擔任稅警總團步四團上尉連長、教導隊少校隊長等職,參加過“八·一三”淞滬會戰和武漢會戰。在1937年“八·一三”淞滬會戰中,所屬稅警四團與日軍久留米師團激戰,成功奪回友軍失去的陣地,被久留米師團稱為在華遭遇的最有戰鬥力的部隊。此戰中,劉放吾英勇負傷。

傷愈以後,劉放吾加入財政部緝私總隊(不久恢複稅警總團稱謂),晉升為第2營營長。

1941年底,因日軍入侵緬甸,在駐緬英軍迫切要求馳援的情況下,我國政府將稅警總團三個團改編成66軍新38師,送往緬甸作戰,劉放吾任第113團上校團長。但這支用於“應急”的中國軍隊,其實是一支訓練有素、紀律嚴整、鬥誌昂揚的部隊。劉放吾曾在多年後深情地回憶說,戰友們大多是鄰里鄉親,彼此就像兄弟或父子,感情上互相扶持照顧,打起仗來也是同心同德。他們在貴州省都勻地區駐紮時,以作戰為目標,采取曾國藩胡林翼的治軍方式,已經受了一年半的嚴格訓練,是一支湖湘文化浸染下的部隊。新38師114團團長、湘陰籍的李鴻將軍也在回憶時說過類似的話。

ADVERTISEMENT

劉放吾將軍騎馬照

2

卓礪敢死,有勇有謀,仁安羌揚我國威

1942年4月,英帝國緬甸軍步兵第一師及裝甲第七旅被日軍阻絕於仁安羌,水源斷絕,後有追兵,陷於絕境。新38師師長孫立人奉上級指示命113團星夜馳援,劉放吾團長於16日下午四時率部趕到。

由於我軍僅有一個團,英軍統領斯利姆將軍心存疑慮,當孫立人師長陪同他前往視察時,劉放吾先是將他們帶到了前方的營部,然後又帶往更前線的連部,據斯利姆將軍回憶,當時他覺得危險是勉強前往,劉放吾卻若無其事且面帶笑容,斯利姆認為劉有把握,才消除了疑慮。並為113團配備了12輛英軍的坦克和兩門大炮。他對劉放吾的評價是:“只有優秀干練的軍人,才能在槍林彈雨中面無懼色,露齒而笑。”

劉放吾采用了三個策略,一是集中炮火對敵轟,二是隊伍輪番向前衝,三是摧毀敵炮再合攻。第一點,日軍一般以炮火猛烈程度判斷我軍力量,見我軍有10多輛坦克和大炮,以為是師級以上的軍隊。而他們是先頭部隊,重裝備不多。面對集中的炮火,他們在精神上被壓住氣勢。第二點,劉放吾將三個營分成若干個小隊,采取不斷更換攻擊位置、輪番向前移動、忽而又集中猛衝的方式對敵進攻,讓日軍疲於應付,弱點被擊破,鬥誌被摧毀。第三點,注意固守已占領的各個要點,防止敵人反攻,再集中攻擊白塔山日軍炮兵陣地,被圍的英緬軍從另一面開展攻擊,雙方合作攻下日軍的陣地。

劉放吾進而率全團進攻戰場上最高位置501高地,戰鬥進行得異常慘烈,501高地經曆了三得三失後,戰況才趨於穩定,日軍後撤待援。英緬軍第一師7000人得以向北越過平牆河,美國傳教士、各國新聞記者及婦女500餘人一並獲救。此役斃傷日軍官兵1200餘人,113團也傷亡官兵500餘名,其中戰死202人,第三營營長張琦壯烈犧牲。

“仁安羌大捷”是清朝中葉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軍隊在境外第一次挫敗日本軍隊的輝煌戰役,是中國遠征軍第一次入緬甸作戰期間所取得的第一場也是唯一的一場勝利,也是中國近代首次以團級兵力主動進攻並擊潰優勢敵軍的戰例,在日軍橫掃東南亞各國軍隊的大形勢下,令英、美軍隊對中國軍人刮目相看,極大地振奮了中國抗日將士的軍心。

曾參與仁安羌戰役的李敦進追憶時指出:“英國人從前侮我中國人為東亞病夫,今則五體投地,該師官兵對我團官兵感激之情,無以形容。中國男兒揚威海外,再振大漢之聲威,博得舉世讚譽氣。”

1966年,“台灣國防部史政局”編撰的《抗日戰爭》叢書《滇緬路作戰》中,在有關“仁安羌之解圍戰鬥”部分寫道:“被圍之英軍全部約七千餘人,傍晚均獲解救……該部英軍已潰不成軍,狼狽不堪,當其渡過北岸見我官兵時,均豎大拇指示意,並高呼:‘中國萬歲!’與我官兵互相擁抱,其情景至為動人……”

此戰半個月之後的1942年5月3日,亞曆山大將軍給孫立人將軍致函:“謹代表我第一軍及其它英帝國軍隊,對閣下熱誠襄助及貴師英勇部隊援救比肩作戰之盟軍美德,深致謝忱;本人奉英皇陛下命:贈閣下以‘英軍司令’勳章,尤感欣慰……”

2012年,當年解救的英軍中唯一存活的費茲派瑞克獲悉劉放吾的後人在美國時,親自來到美國表達謝意。他已成為一名專職作家,在所著的《CHINESE SAVE BRITS-in BURMA(Battle of Yenangyaung)》(中國人在緬甸拯救了英國人,記仁安羌之戰)扉頁中就印著劉放吾將軍的戎裝照。他還留下兩頁非常珍貴的資料,其中寫道:“1942年4月19日,我親眼目睹了緬甸仁安羌戰役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中國軍人。……而英國的戰史卻刻意忽略了這次戰役。中國軍隊打亂並延阻了日本軍隊精心準備的進軍計劃,為混亂不堪、忍饑挨餓的殘餘英國軍隊向北脫逃提供了僅有的一次機會。亞曆山大將軍(時任英緬軍總司令)在他的回憶錄中刻意貶低了中國人的作用;在《亞曆山大回憶錄第七卷-緬甸》第93頁,他寫道‘中國軍隊從未贏得過一次對日戰役’。但我親眼目睹的事實並非如此。對於已故劉放吾將軍率領的中國遠征軍第113團的這場華麗壯觀、猶如史詩般的仁安羌戰役,我是重要的且僅存的見證者。”

ADVERTISEMENT

3

榮辱不驚,自強不息,功顯時強調團隊

那場惡戰後,師長孫立人因仁安羌大捷獲得中英美三國多枚高級別榮譽勳章,113團還來不及稍作休整又被派往卡薩,在副師長齊學啟和團長劉放吾的率領下,掩護其他部隊撤退。當部隊在九死一生後到達印度,他的戰功沒有人提起,戰後的境遇還一度陷入低潮。

直到1946年1月,劉放吾榮獲的陸海空甲種一等獎章,也隻拿到一張“軍委主席蔣中正”簽發的《獎章執照》,又過了5個月,劉放吾被調升東北保安第12支隊少將副司令。而由於國民黨內部的派系之爭、孫立人被軟禁等情況,在當時的軍事曆史資料及國民黨內許多高官的回憶錄中,那場戰事總在有意無意間被輕描淡寫,有的甚至將團長之名誤寫成他人。面對這些委屈,劉放吾始終保持沉默。

劉放吾誌在軍旅,兩袖清風,到台後擔任的是閑差,薪水很少不足以養家活口。為了貼補家用,他先找開文具行的朋友商量,但因無本錢而放棄。後在老部下楊振漢的幫助下,他在屏東開起了煤球店,經常往返屏東、鳳山之間,由於經濟情況不好,買不起摩托車,隻好踏單車在兩頭跑,生活十分困窘。

曆史卻讓他和113團的事跡再度浮出水面。50年代末期,當年被解救出來的英國炮兵團長菲士廷在擔任香港三軍司令後,想找到當年在仁安羌的恩人,由於語言不通,誤將“劉團長”聽成了“林國章”。騙子林彥章趁機冒名領功、大肆招搖撞騙。騙局被揭穿後,這位“將軍煤球”的老板,才被港台媒體“深挖”出來。1963年10月18日,台灣《征信新聞報》以近半版的篇幅,刊出了一組關於劉放吾將軍的報道,其中一篇的主標題就是“光榮戰史從頭說,真假將軍揭謎底”,副標題為“緬甸平牆之役我部馳援英軍,劉放吾任團長救出了菲士廷”。面對媒體,劉放吾隻說:“這一仗打得過癮。”“解救盟軍只是盡到軍人職責。”這時,即便生活困窘,功績再現,他也沒有以此向台灣政府或者港英當局提出過要求。

報道發表後,在台北經營國泰煤氣行的李宜榮因為佩服劉放吾將軍對國家民族的貢獻,主動幫助劉將軍改行做比較輕鬆又更能賺錢的液化煤氣生意。隨著孩子們的慢慢成長,其經濟狀況不斷得以改善,之後家人們先後移居美國。

仁安羌戰役50年後的1992年,英國前首相撤切爾夫人專門到美國芝加哥卡爾登酒店大廳向93歲高齡的中國抗日老將軍、被稱為“英國人的救星”的劉放吾先生致謝,再三感謝他50年前的壯舉,英雄頭上的光環才不再被塵埃遮掩。美國時任總統老布什,英國國防大臣,美國加州州長、洛杉磯議會議長等也都紛紛來函致意。面對如此種種殊榮,劉放吾老將軍卻只是淡然一笑,說道:“那是並肩作戰的友軍,友軍遭遇危難,援救是應該的,不能列為戰果。”並未提及自己半個世紀來承受的莫大冤屈。

劉放吾將軍與撒切爾夫人

英雄的偉績也得到國共雙方的認可和推介。在將軍的有生之年,台灣當局給他補發了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等先後為他頒發《旌忠狀》、《褒揚令》。2002年來,我國各級媒體和有關方面也加大了對劉放吾、仁安羌大捷和中國遠征軍的宣傳。近幾年來,僅中央電視台就曾數十次報道“仁安羌大捷”、緬甸紀念碑塔落成、衡山忠烈祠安靈儀式等相關內容。國防大學出版社將劉放吾的事跡編入《中國抗日戰爭60位著名人物》一書中。仁安羌大捷也被放置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等重要紀念場所。

劉放吾將軍“生性木訥、沉默寡言”,作戰時勇往直前,功顯時不忘團隊,繼承了湘軍渾然一體的團隊精神。他始終把戰友看成自己的兄弟,在台灣時,每逢清明節,他總會在遙祭祖先後,還獨自一個人提著祭品,到附近山上去燒香燒錢紙,為久別的戰友祈福,之後總會沉默好幾天。

2013年1月13日,其次子劉偉民先生聯合海峽兩岸的力量,在緬甸國戰役發生地建成了“仁安羌大捷紀念碑(塔)”劉偉民說:“在仁安羌立碑,是先父的遺願,先父在世時常說,當年帶出去的子弟兵,許多卻永遠無法把他們帶回來,看不到妻兒,見不到爹娘,自己非常遺憾。”當年7月7日,烈士靈位牌被轉送至衡山忠烈祠供奉,偉民先生在把靈位送返湖南“老家”時,感動地說:“父親此刻一定在天上看著,畢生心願終了卻。”

ADVERTISEMENT

在劉放吾的身上,流淌著湖南人的血性和內斂,哪怕是自己應得的榮譽,也可以被忽略;即便是困難時很容易就能爭取到的利益,也可以放棄,他的一生閃耀著湖湘文化的光芒,有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在個人層面上倡導的“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優秀品質。

劉放吾將軍晚年

劉放吾將軍是湖湘文化培育出來的仁人誌士、民族英雄,他從小謙遜好學、勵誌進取,立下了強烈的報國誌向,青年從戎衛國、卓礪敢死,建立起不朽的曆史功勳;中年榮辱不驚、自強不息,表現出優秀的個人品質;老年面對殊榮、心牽戰友,保持著濃厚的團隊精神。如今,他的曆史功勞和光榮已重新被世人發現和認識,擁有巨大的國際影響。英雄已去,精神長存。他的英雄事跡永遠值得中國人民驕傲和自豪!傳承發展湖湘文化、培育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劉放吾將軍的事跡值得大力弘揚。

▽ 熱文推薦

★ 蔣介石日記周周讀:3月反省錄

穿越時光隧道,重回80年前的曆史現場,了解蔣介石此時此刻的心路曆程與所作所為,透過此一特殊視角,看蔣介石是如何改弦易轍,看國共兩黨是如何相向而行,看中國人是如何從內戰的廝殺,走向共同抵禦外侮的全民族抗戰的。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要將中國帶向絕路?“吳大使”的“掏光養匪”和沈誌華的為虎作倀

“吳大使”和“沈忽悠”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一個是前資深外交官,一個是半路出家的“曆史學家”,但是有一樣東西把他們倆聯系在一起,就都是有意無意地對美國的亞洲戰略進行配合。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商務合作、訂購微信號:ZGGJLS-307

投稿郵箱:zggjls@126.com

QQ群: 460382533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