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ADVERTISEMENT

作者:王加強 崔永濤

【前言】今天是清明節,是中國傳統的祭親祭祖的日子,也是祭忠的日子。我們在這里講述三十多年前一位普通戰士英勇犧牲的故事。通過戰友們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冒著生命危險搶回烈士遺體的詳細回憶,戰場上戰友們的生死之情躍然紙上。謹以此文,向為國捐軀的千萬英烈表達深深的懷念!向不離不棄生死相依的戰友們表達深深的敬意!

1981年5月扣林山的戰鬥剛剛結束,我四十二師偵察連即奉命轉移,馬不停蹄地轉戰老山,對占領老山的越軍陣地進行艱苦卓絕的先期偵察。戰友們不辭勞苦、不顧危險,克服一切困難,忍受饑餓和疲勞,頂烈日冒酷暑,抗風雨戰露寒,翻山越嶺,爬溝過河,穿越無人踏行的荊棘叢林,深入環境陌生且危機四伏的敵境搞抵近偵察。采取機動、靈活、高效、多樣的對敵戰術,與敵軍展開周旋、艱苦作戰。出色完成了上級下達的各項作戰任務。

記得那是1981年中秋節的前一天,準確日期是1981年9月11日。老山地區陰雨綿綿,水霧蒙蒙。七班班長劉貴蘇帶領全班戰士和其他戰友,配直屬營工兵一名和響水河村一農民向導,技師王加強身背M79榴彈發射器,組成偵察小分隊。由偵察連長陳建昌帶隊,深入老山主峰右側越軍占領的高地,實施抵近偵察。

  

七班班長劉貴蘇:1959年10月21日生,1979年1月入伍,貴州省銅仁縣人,1979年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1979年12月28日參加馬關對越支卡拉戰鬥,1981年5月7日參加扣林山戰鬥,1981年9月11日在老山執行偵察任務中犧牲。

當天吃過早飯,偵察小分隊從壩子茶廠出發,經過長時間的艱難跋涉,於中午時分抵達位於老山右側的偵察目標區域,即越軍占領的騎線高地,(陣地編號已記不清了),進入一片竹木雜生的原始叢林。不知不覺中,已摸到越軍陣地前沿50米處, 置身於交戰雙方短兵相接的極度危險中!當天的綿綿細雨,從早上到中午,一直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沒有片刻停歇。山體陡峭,地面濕滑,加上茂密的原始叢林,以及濃重的迷霧籠罩,偵察視野變得極為模糊,數米之外即視物不清。鑒於此,我們不得不暫時停下,對周圍的一切進行辨別。

片刻之後,我們突然發現身邊不遠處竟有一個奇特險惡的小山穀!樣子似乎還有些可疑!於是,連長指示走在前面的幾個戰友去偵察探視。當時下去的幾個戰友,有工兵、有向導、七班長劉貴蘇,技師王加強、戰士陳煥和、吳樹權等戰友,拉開距離,呈一字隊形摸索前進。剛剛走出約十幾米,劉貴蘇戰友便不幸觸雷,越軍布設的絆發雷突然炸響!

一瞬間,火光伴著泥土彈片呼嘯而至,稠密散亂地打在身邊的竹子上、樹葉上,發出一陣恐怖可怕的‘嘩嘩’聲響。部分彈片穿過樹木和竹子,將其攔腰折斷,上半部分便在須臾間‘吱吱嘎嘎’地歪倒下來。許多樹干被生生地剝去樹皮,露出白花花並帶有深深劃痕木茬子!附近的樹葉被打得殘缺不全、支離破碎!小叢的灌木被連根拔起,折倒於地!當時,我因距爆點太近,突如其來的爆炸氣浪,猛然間將技師掀翻於地。還沒等反應過來,也未來得及判明情況,就見劉貴蘇同誌已經倒下,壯烈犧牲!

在我們的不遠處,帶路的向導也已受傷。隻見他上衣破碎,鮮血順著手臂不停地往外冒出,把衣服都染透了,變得血肉模糊!他的手里,始終拿著一把用以砍草開路的鐮刀,此時也被炸飛,不知去向。由於情況緊急,也顧不上給他包紮,技師就令人架起他迅速後撤。

ADVERTISEMENT

此時的戰友們,仿佛意識到眼前的危險與可怕,稍愣即醒,反應迅速,不顧一切地匍匐前進,爬向劉貴蘇實施營救。剛剛拿起劉貴蘇的衝鋒槍,正在全力拖拉犧牲戰友時,後撤中的向導突然發出痛苦的呻吟,接著是大喊大叫:“我的鐮刀不見了,我要找鐮刀!”叫聲傳向了越軍陣地,被近在咫尺、早有準備的越軍清楚聽見,也為他們提供了準確無誤的判斷!頓時敵軍陣地上的所有火力包括機槍、步槍、衝鋒槍、手榴彈,鋪天蓋地的向我們瘋狂掃射、狂扔亂砸!整個山頭的槍聲爆炸聲,像燃放鞭炮一樣密集激烈,打的我們抬不起頭來。

一陣狂射之後,戰場出現了短暫的沉寂。也就僅僅幾分鍾,發瘋的越軍竟然向我們隱蔽的位置發射了三顆威力巨大的槍榴彈!彈體像炸雷一樣在我們頭頂爆響,聲聲震耳欲聾!身邊的竹子樹木又是一片片應聲折倒。戰友吳樹權、陳煥和相繼負傷!吳樹權的頭部,右側太陽穴處的頭皮連同毛發被呼嘯而至的彈片生生削去了一大片!捂著的傷口流血不止,表情痛苦難受。數顆灼熱的炸彈碎片深深嵌入了陳煥和戰友的肩背,現場極為慘烈!營救劉貴蘇的路線被完全封死。我們無奈,就近臥倒隱蔽,待機行動。稍停,便實施第二次營救,又被越軍密集的火力壓製、逼退。第三次、第四次仍是如此的無功而返。

戰友一個個心急如焚,焦慮難耐。無奈之下我們轉移到越軍的射擊死角,技師用佩戴的861步話機呼叫連長。許多次都沒有回應,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每一分鍾都顯得極其漫長!直到幾十分鍾後,才終於和連長取得的了聯系,得知他們安全,我們才稍稍放心。接著將我們所處的坐標位置、烈士犧牲、戰友負傷等現場情況作了彙報,同時將上述情況報告給四十二師偵察科。

他們聽後,一下子被震驚了!經過仔細核對,圖中查找,發現我們所處的位置距越軍前沿陣地的戰壕僅僅幾十米!在我們的腳下,竟然是越軍布設的防禦雷場!此時的處境對我們十分不利,在場的戰友隨時都可能再次觸雷,每走一步都充滿著傷亡危險!營救已變得異常困難且不可行!為了避免出現更大傷亡,偵察科長夏加明命令我們交替掩護,迅速撤離,等待時機再組織營救。

接到命令,我們的痛苦到了極點,大家都不忍心丟棄戰友,就此離去。劉貴蘇,可是我們情同手足、親密無間、朝夕相處、難分彼此的生死戰友、患難兄弟呀!親愛的哥們,兄弟,戰友啊!

戰場是殘酷的、奪命的。為了避免更大傷亡,為了保護更多戰友,減少更多犧牲,為了更有力地打擊和消滅越軍,為了全局和整體利益,我們必須撤離!於是,便在極度痛苦、極度矛盾、極度複雜的心態下,技師指令工兵一邊探路排雷,一邊小心翼翼地向下撤退。為避免再出意外,撤退路線選擇了地形複雜、極其難行的峽穀衝溝。周圍到處都是雜草叢生,根本無路。戰友們高一腳低一腳地走在草叢中、泥水中,膠鞋里灌滿了泥漿。長時間的行走、浸泡和磨擦,很多戰士的腳都出現潰爛。此時,每個戰士他們都是又累又餓,精疲力盡。

回撤的路上,大家的心中那是多麼的不舍,多麼的不忍。那種難受簡直無法用語言表達,可謂是一步一回頭。所有戰友一個個心情沉重,目光呆滯,面無表情。幾個戰友怕受傷的戰友摔倒,緊緊相互抓住手臂,扶住身體,你扶我我扶你,即便如此,一路上仍然不停地摔倒,根本不知道、也記不清到底癱軟摔倒了多少次!快到營地時,身體幾乎虛脫,癱坐在路邊的草地上。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雙手捂臉,不住地揪扯自己的頭髮,捶打自己的胸腹,放聲大哭!

一陣發泄之後,情緒稍稍平靜,在戰友攙扶下,艱難地走回營地。想到此時無人陪伴、無人守護,躺在水霧濃重的草叢中,不能回家的劉貴蘇,突然感覺他是那麼的可憐、那麼的無助、又是那麼的無奈!不禁又一次心如刀割、悲從心來!顯得魂不守舍,無所適從。戰友們一個個表情凝重、食欲皆無、睡意全消!大家心思沉重,情不自禁地翹首舉目,遙望著那個高地、那片樹林,遙望著戰友犧牲的那個方向!

當晚偵察大隊領導立即開會研究、製定營救犧牲烈士的方案。軍偵察處周國梁參謀(我們的老排長),將一起參加營救行動。軍炮團一個152炮連,火力掩護,協助營救。這在當時是最具破壞性和殺傷力的火炮,為我們完成任務提供了有力保障。營救行動共組織實施三次才得以成功。

ADVERTISEMENT

第一次是出事的第二天,即1981年9月12日。為防範被越軍伏擊,造成被動和傷亡,我們放棄了原來的路線而改變了行進路徑。一路上工兵探雷,行進速度極為緩慢,當天未能按時到位。指揮組為防止出現意外,決定暫時放棄此次的營救行動。

第二次是劉貴蘇戰友犧牲的第三天。出發前,師首長(當時是參謀長還是副參謀長記不清了)要求我們:這次行動無論如何要行進到位,一定要到達出事地點,即便是遺體不在,也要找到能證明的物品帶回。我們營救組摸索前進,快要接近出事地點,大約只有50米距離時,突然聽到有人的說話聲,以及砍伐樹木和鐵鍬鐵鏟的碰撞聲、擊打聲。聲聲清晰入耳,仔細辯聽說的竟是越語。經驗和直覺告訴我們:越軍發現了烈士遺體,正在附近搜索!我們及時把這一情況報告指揮組,首長命令我們認真記住周圍標記,不要弄出任何聲響,回撤。

第三次是出事後的第六天,這一天是1981年9月17日,我們不能忘記。中間的三天我們停止行動,用意是麻痹敵人,辟開越軍設伏,讓越軍誤判我們放棄了營救。這天天氣晴朗,技師仍被編在第一營救組,配有工兵和通信兵。戰友們帶上背包繩和雨衣製做的囗袋,用以裝抬烈士遺體和遺物,確保到達出事點找到烈士,抬回遺體。第二組是火力掩護,第三組是指揮和接應。

一切準備就緒,首長和大隊領導作戰前動員,之後命令出發!營救隊伍迅速離開住地,悄悄行進,消失於茂密的高山叢林。戰友們交替掩護,隱蔽前行,各司其職,相互配合,快速向目標推進。大約中午,我們到了出事點,沒有看到烈士遺體,現場只有一堆新的土包。

技師把情況報告周參謀,指揮組果斷指示:探雷、排險,挖開土包,查明情況。如是烈士遺體便迅速抬回!此時,整個叢林一片寂靜,只有工兵在小心翼翼地探雷排險。時間一分一秒都顯得格外慢長,緊張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氣氛緊張得讓人窒息!掩護組死死盯著越軍戰壕的方向,觀察敵軍動靜。所有人的神經都是緊繃著,處在高度的臨戰狀態!我們用手一下一下地輕輕扒開泥土,確認是烈士遺體。然後用背包繩綁住輕輕的拖了出來,裝進了備好的口袋。

整個過程,戰友們配合默契,所有動作全部都是用眼神、手勢比劃來完成,沒有弄出任何聲響。整個營救行動,用虎口撥牙、驚心動魄來形容也不為過且恰如其分!如果被越軍發現,生死存亡就必然決定在那交火的瞬間,而那個瞬間,往往只有短短的一秒或者幾秒鍾,可以說是發生在閃念之間!那天,在生死關頭,戰友們個個表現出的,都是堅定、英勇、頑強的大無畏英雄主義氣概!時勢造就英雄,我四十二師偵察連在1981年9月17日的出色表現,就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他們的事跡,沒有經過任何的藝術加工。

當我們把遺體抬到安全地帶後,軍炮團152炮連的大口徑火炮開始對越軍進行猛烈轟擊,一顆顆碩大且威力無比的炮彈準確無誤地落入越軍陣地,在越軍的人群中炸響。轟轟隆隆的炮聲頓時傳遍整個山穀,戰友們佇立凝望,聽著這一聲聲滾雷般的炮聲,心中感到萬分慶幸!這是凱旋的炮聲!這是複仇的炮聲!這是迎接戰友的炮聲!也是懲罰敵人的炮聲!

抬著烈士回撤的過程無比艱難,地形複雜且無路可走,擔架不易穩固。途中全是山穀和衝溝,戰友們一會跪姿,一會臥姿,一會立姿,連抬帶拉地折騰了幾個小時。一個個上氣不接下氣,所有體力都消耗殆盡。即便如此,戰友們卻沒有一個退縮,憑著毅力,一直咬牙堅持,直到和前來接應的戰友彙合。

到了一個安全的小溪邊,我和戰友們對烈士的傷口進行清洗包紮,給烈士換上嶄新的軍裝,並莊重、精細地幫他整理軍容。這樣的場景,三十多來時時閃現於我們的腦海,他的面容也時時浮現於我們的眼前,失去戰友的傷痛時時勾起我們的回憶。

ADVERTISEMENT

  

我們與劉貴蘇同在四十二師偵察連共同訓練、並肩作戰。同吃一鍋飯,同住一個屋。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誌趣,在心理上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平時相互勉勵,相互關照,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感情。

  

他身材高大,健壯魁梧,性格寬厚,心態平和,任何時候都能與戰友們和諧相處。他生前煙癮很大,總愛不停地抽煙。為了能抽的過癮,很多時候他會用紙條卷起煙絲,製成又粗又長的喇叭筒,大口大口地吞雲吐霧,看上去舒服愜意,美滋滋的很是享受,著實令人眼饞。雖然他離開我們已經三十六年了,但他當時的習慣、愛好,甚至音容笑貌、一舉一動我們都記憶猶新,永遠都不能忘去!

  

青山處處埋忠骨。劉貴蘇戰友,以一己血肉之軀,用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衛國家,保衛人民,換取祖國的和平與安寧。他是多麼高尚,多麼的無私,多麼的令人崇敬!劉貴蘇戰友,安息吧!曆史不會忘記,祖國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安息吧,那些可親、可敬、可愛,躺在南疆的戰友!

【作者:原42師偵察連王加強 崔永濤 |編輯:胡國橋劉靜 胡凱】

來源:《英雄旗幟》微信公眾號、熱血方陣頭條號;《英雄旗幟》高舉中國英雄的旗幟,高唱時代英雄的讚歌。“崇尚英雄、捍衛英雄、學習英雄、關愛英雄”。講述英雄故事,維護英雄形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