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上唯一享避諱的臣子,他去世皇帝淚水哭成冰!

ADVERTISEMENT

文|唐俑 曆史教師王漢周(lishi139)

所謂“避諱”,是指封建君王或尊親為了顯示其威嚴,規定人們在說話中避免直呼其名或在行文中直寫其名,而以別的字代替。

舉幾個例子:

我們常吃的山藥最早並不叫山藥,而叫薯蕷,經過兩次改名,才改成了現在這個名字。第一次改名是唐朝中葉,唐代宗名叫李豫,為了避他的諱就改稱“薯藥”,第二次是宋朝中期,宋英宗叫趙曙,為避他的諱又改為“山藥”。

還有一個例子是唐太宗李世民,為了避他的諱,連菩薩也未能幸免,這個菩薩就是觀音菩薩——人家本來叫觀世音菩薩,一直叫這個,叫了幾千年,叫得好好的,結果李世民橫空出世,他名字里有個“世”字,就不準別人名字里有這個字,菩薩也不行,於是生生把人家干掉一個字。

這叫“避君諱”。

除了上述幾個,中國曆史上很多君王都干過這種事。

ps:歪果仁也有這嗜好。

也就是說,除了君王,其他人是沒有這個資格的(“私諱”除外)。

但曆史上卻有這麼一個人,他不是君王,卻享受到了君王才能享受的避諱待遇。

他的名字叫羊祜(hù)。

晉武帝司馬炎執政期間,羊祜病逝,荊州、襄陽一帶的百姓為了對他表示尊敬,說話聊天都會避諱他的名字…把房屋的“戶”改為“門”,把“戶曹”(負責掌管戶籍、賦稅征收等的官員)改為“辭曹”。

百姓之所以對他如此尊敬,是因為他的仁德。

羊祜(公元221-278年),泰山南城人。

ADVERTISEMENT

羊祜西晉初年著名戰略家、政治家、文學家,以博學能文、清廉正直、德才兼備聞名於世。東漢大文學家蔡邕是他的外祖父,晉景獻皇後是他的叔伯姐姐。魏末,羊祜曆任中書侍郎、秘書監、相國從事中郎,掌管軍事機要。司馬炎(晉武帝)稱帝後,羊祜又升任尚書左仆射、衛將軍。泰始五年(公元270年)出任都督荊州諸軍事,鎮守襄陽(今湖北襄樊),曆時八載,建樹甚多,功勳顯著,為平定東吳、統一晉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因而深受晉武帝的器重,又因為百姓做了許多好事而深受襄陽百姓愛戴。

羊祜的仁德,也許是與生俱來的,與“遺傳基因”有關。他出生於名門氏族之家,從他起上溯九世,羊氏各代都有人當二千石以上的官,很難得。尤其難得的是,他們都以清廉有德著稱。

羊祜為官期間,不管是為政還是治軍,始終把仁德放在第一位,對任何人都能做到謙遜禮讓,因而深受人們敬重,甚至連敵人也由衷敬佩。

總而言之,在“仁德”二字一錢不值的亂世,羊祜就像一隻仙鶴站在一群雞鴨中間,格外顯眼。

他做過什麼“仁德”之事呢?

試舉幾例:

羊祜自從成為晉武帝的得力員工之後,工作起來自然是任勞任怨,做出過不少成績,晉武帝就想給他點物質獎勵,打算為他在洛陽建一座豪宅,卻被他拒絕了。他的女婿不明白老頭子為什麼這麼傻,委婉地勸他還是要置點產業,不然今後拿什麼養老。羊祜說:“如果一個大臣去謀私產,肯定會損害公家的利益,這是為人臣子最忌諱的。”

作為晉武帝的優秀員工,羊祜不僅自己努力工作,還向晉武帝推薦德才皆備的人才擔任要職,但是每次推薦過後,他都要把起草的文書燒掉,不讓人知曉,有人認為他不該如此謹慎,應該讓被推薦的人知道誰是恩人。羊祜正色道:“此言差矣!這樣做,分明是期望別人感恩戴德!本人唯恐避之不及,又怎會做邀功取寵之事呢?身為朝中大臣,為國家推薦人才是分內之事,否則內心有愧…”

羊祜駐守荊州時,每次與吳軍交戰,都要事先與其約定交戰時間和地點,從來不使詐,不搞偷襲、奇襲,要打就打君子仗,否則寧願不打。如果有將領想搞偷襲啥的,他就讓他們喝酒。被俘的吳軍想回去,他從來不攔著,任他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對戰死的吳軍將領,他還加以厚葬,家屬願迎柩還鄉的,他統統“禮送”。

在邊境狩獵,如果跑過來的獵物先被吳人所傷而被晉軍捕獲,羊祜都會命令手下還給對方。

ADVERTISEMENT

羊祜的軍隊進入對方境內,如果割了對方的稻穀作為軍糧,他都會命令士兵留下等價的絹。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也許不難,但能做到“不拿敵方群眾一針一線”的,古往今來恐怕再也沒有第二個。

俗話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這種對敵人的仁慈,不可避免地要遭人非議——這家夥到底想干啥?這樣有意思嗎?當然有意思——也許連羊祜自己都沒想到,這種對敵人的仁慈,效果還不錯:吳人不僅私下尊稱這位敵軍主帥為“羊公”,還爭先恐後地跑去歸附他,投降的吳人越來越多,人心歸晉的大好局面由此開啟,“羊公恩信,百萬歸來”。

  

這也是羊公過世後不久,西晉滅吳的一個重要原因。

上圖中杜預是他臨死舉薦的。

仁德的力量,勝過千軍萬馬。

羊祜與吳軍主將陸抗的故事,也為人津津樂道。

他們盡管是敵人關係,但陸抗卻十分羨慕羊祜的德行氣量,兩人明面上是敵人,私底下卻把對方當朋友看待,相互敬重,當陸抗送來一壇美酒,羊祜想都沒想就喝了,一點也不懷疑有毒,而陸抗對他的信任一點也不遜色,當他病了,請羊祜幫忙,羊祜把找到的良藥給他,他也是當場就服下,部下提醒他今後別這麼“傻”了,這次他沒害你並不說明下次不害你,遭到陸抗斥責:“羊祜怎麼可能是那種人!”

公元278年十一月,晉武帝的優秀員工羊祜病逝,享年五十八歲。

羊祜死後,舉天皆哀。晉武帝司馬炎非常傷心,哭得死去活來。羊祜去世那天特別冷,司馬炎的眼里珍珠般往下掉,落到胡須上,結成了冰。

ADVERTISEMENT

多年受其恩惠的荊州百姓聽聞他的死訊,自動罷市三天,大街小巷都是哭聲,長江後浪推前浪般連綿不斷。敵國吳國守邊將士聞訊,也都流下了悲痛的眼淚。

也許,對他的最大尊敬就是避諱,於是荊州人把房屋的“戶”改叫為“門”,改“戶曹”為“辭曹”。

羊祜鎮守襄陽期間,當地百姓得以安居樂業、休養生息,從三國時期的亂世之中享受到了相對較長時間的安寧祥和。他生前喜歡遊峴山,襄陽百姓便在峴山上為他建廟立碑,一年四季進行祭祀,風雨無阻。據說見了這座碑的人無不落淚,人們便叫這座碑為“墮淚碑”。

唐朝大詩人孟浩然瞻仰墮淚碑後,寫下了千古名篇: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江山留勝跡,我輩複登臨。

水落魚梁淺,天寒夢澤深。

羊公碑尚在,讀罷淚沾襟。

愴然而涕下的何止老孟一人,李白、張九齡、孟郊、蘇軾、歐陽修等幾十位曆代詩人在此都有吟唱。李白先後三次寫過墮淚碑:“且醉習家池,莫看墮淚碑”、“空思羊叔子,墮淚峴山頭”…

作為仁德楷模的羊祜,對後世的影響是巨大的,不僅獲得房玄齡、孟浩然、杜牧、範仲淹、陸遊等名人的高度讚揚,更有甚者,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建議唐德宗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並為他們設廟享奠,其中就包括“征南大將軍南城侯羊祜”。

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也包括羊祜。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晚年也曾多次閱讀《晉書·羊祜傳》,並在書封寫下題記,對羊祜亦有高度評價。

……

如果時光倒流,它一定會回到羊祜十多歲那年,停留在一條名叫汶水的河邊。一位老人,看見在河邊遊玩的羊祜,說:“小子面相不錯啊,不到六十歲一定能為國家立下大功。”

不知那位會面相的老人是否“看”到,幾十年前他看好的這位翩翩少年,更多被後世記住的不是他為國家立了多大的功,而是他的仁德。

曆史百家爭鳴原創矩陣:速言(speedsay)專注職場;曆史講壇(onhistory)專注遊學;曆史百家爭鳴(ihxory)專注文史

賞飯加微信:hxory3(備注廣告),微博@曆史百家爭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