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浩用300萬人建了北魏自媒體,其規則今依然有效

ADVERTISEMENT

說起崔浩,北魏“第一謀士”這個稱呼就一點也不為過。而且,崔浩這個人,長得還貌美如花,面容清秀,皮膚細膩白皙,手指纖長柔嫩,活脫脫就一個偽娘。但是,這並不影響他的才華。

貌美如花?

崔浩也自比張良,他曾仕北魏道武、明元、太武三帝,官高至司徒,是太武帝最重要的謀臣之一,對促進北魏統一北方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他曾力排眾議,根據星象和人事判斷時機,掐指一算,就使太武帝得以依次成功擊滅胡夏、滅北涼並出擊柔然,這一系列軍事行動使北魏得以解除了來自北方和西北方的威脅,並讓北魏成功逆襲。

這不一天,太武帝拓跋燾就覺得自己北魏空前強大,但沒有一部國史來記錄,這是很遺憾的事。是啊,怎麼能重現祖上的光輝曆程呢?怎麼能讓世人了解,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是多麼來之不易?於是,他叫來了崔浩

“崔愛卿啊,你看,是不是應該編一部國史弘揚一下我們的坎坷輝煌呢?”

“陛下,可以是可以,但,能否寫真話,記實情?”崔浩擔心的詢問道,畢竟當年拓跋珪就命令尚書郎鄧淵撰寫《國記》十多卷,還沒有寫完,人就被處死了。

ADVERTISEMENT

“當然,務從實錄。”拓跋燾肯定的答道。

崔浩一聽,欣然命筆,想自己學富五車曆仕三載,應該不在話下。

崔浩手下有兩個閔湛、郗標的馬屁精,看到崔浩滿滿的自信,於是極盡阿諛的說道:“大人的才華舉世無雙,主編這本史書更是不朽的偉業,這和您以前寫的《五經》,應當都刻在石碑上,讓全國人民都好好學習瞻仰。”

崔浩一聽,打了個激靈。是啊,這個主意倒是不錯,漢代就有立碑以誇耀門閥,這立碑普文,也是普及民眾,快事一件。

於是,在平城郊區,崔浩號召了300萬勞力修築了一個巨大的碑林,堪稱北魏自媒體。碑上刻著《國書》,方圓130步,人人可參觀,人人可指點。

因為是務從實錄,所以人們從這本史書中,看到了鮮卑族不為人知的一些真實事件:例如1、拓跋氏早期落後,有“哥哥死了,弟弟可以取寡嫂;父親死了,兒子可以娶後媽”這樣違背倫理的風俗;2、拓跋珪晚年“精神錯亂”;3、拓跋燾的瘋狂屠城...

ADVERTISEMENT

看的漢人訕笑不已,鮮卑族脊背發涼,耿直的崔浩覺得自己干了一件大實事

可崔浩忘了,他動用國庫經費建立了碑林,還自作主張的公開發表了未經審閱的北魏國家史。你耗費300萬人力建立北魏的自媒體可以,但你沒讓人審核你就私自發表了文章言論啊!

於是,投訴信雪花般的飄到了拓跋燾跟前。

終於,拓跋燾發怒了,他下令逮捕了崔浩,親自審訊。此時,崔浩已經懵了,他從來沒想到往日和自己言談甚歡的皇帝這麼絕情,他惶恐以至說不出話來了。他沒想到了,事情會這麼嚴重,他沒明白“務從實錄是指不要漏掉任何豐功偉績。”

7月,拓跋燾判了崔浩死刑,誅滅九族。崔氏的姻親都受到株連,全被滅族,誅殺之廣,聞所未聞,史稱“國史之獄”。

當然,現在一般人都普遍認為:這史書,僅僅是個導火線,其實,拓跋燾早就想殺他了。因為他是個漢人,得罪了“有形”勢力——鮮卑貴族。他主張把鮮卑人的等級按照漢人的傳統重新劃分。鮮卑人怒不可遏。

ADVERTISEMENT

太武帝拓跋燾殺他,是為了平息眾人心中久壓的怨恨,也就是說,崔浩只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而已。

據說,崔浩被抓時,囚禁在一個籠子里面,去刑場的路上,幾十個押送的士兵虐待他,一起在他頭上撒尿,崔浩的慘叫聲很遠都能聽到。兩旁的鮮卑百姓紛紛叫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上天有眼啊。

史書曾是這樣記載的“衛士數十人溲(撒尿)其上,呼聲嗷嗷,聞於行路。自宰司之被戮,未有如浩者”。

嗚呼,北魏自媒體面世沒幾天就這樣被扼殺了,膽敢發布未經審核的東西?作為浩哥,他用他九族之死向我們說明這一審核規則的神聖不可侵犯性,致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