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不害與商鞅的區別,就在這里

ADVERTISEMENT

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請留言

與商鞅同時代,韓國的申不害也推行變法。在戰國七雄中,韓國相對是最為弱小的國家,到韓昭侯時期,申不害成為韓國丞相,在韓國主持改革。史書說“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顯然申不害的變法還算是比較成功的。

可是申不害卻沒有如商鞅一般,讓韓國建立更大的功績,究竟又是為何呢?在商周以來,在朝堂的司法體製中,觸犯法令必受到懲罰,但在執行過程中,王公貴族卻有人借助身份優勢,逃脫法令懲罰。到商鞅和申不害時期,法家崇尚的“法無例外”,就是要避免這種事情。

商鞅的變法中,秦國公族公子虔,作為君王至親,也受到法令製裁。“法無例外”在秦國得以推行。此時的韓國,申不害的變法運動進行的轟轟烈烈,申不害成為韓國股肱之臣。此時的申不害估計也過於得意洋洋,對於自己所推行的“法無例外”和功罰準則,仗著自己的變法功勞,便想為自己的兄弟堂兄某個一官半職。

這本是件小事情,但是如果韓昭侯同意申不害的請求,申不害就成為以權謀私的典型案例。可是韓昭侯還算是個明君,他直接拒絕了申不害的請求,還責備申不害說:“法令製度,是你教我的,你的堂兄,沒有功勞,憑什麼得到官職呢?”

申不害作為法令的推行者,卻不能堅守法律的公正性和嚴肅性,與商鞅相比,申不害顯然要遜色不少。申不害對國家公器的認識,也顯然沒有商鞅深刻,這也是韓國變法沒有秦國變法更為徹底的原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