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博物館出來後,他為我的孩子設計了一張椅子

ADVERTISEMENT

有一年,我和兩個朋友從清吧出來,驅車夜遊北大。到達目的地,我們繞過校園,直奔未名湖畔,找了一處石階坐下。那時已近淩晨1點,對面的博雅塔在一片昏暗中隻露出簡約的輪廓,默默聳立在湖畔,闌珊處可見三兩撥人走來走去,還有人扯著嗓子在尖叫。那一聲聲回響,落寞而清冷,讓我們沉默不語。但我至今記得,其中一個朋友十分感傷地說過一句,“我們這一代人是沒有根的,想要去回憶一件東西,沒有可以承載的力量來支撐。”當時,我並不明白這句話的深意。直到後來職業發生變動,從當代藝術圈轉入紅木家具行業,再回想起來,感觸頗深。

“回憶”,就像傳統文化一樣,其實根植於我們東方人的血脈之中。但是,大多數人看傳統書畫、用具、器皿,跟看別國的曆史無兩樣,明明這些是我們老祖宗曾經生活過的痕跡,我們知道這是曾經有過的,卻不知道如何去創造它,給予它新生。所以說,我們沒有根。沒有根的人,如何去回憶、去追溯、去譜寫自己的生命曆史。

古人真是單純又美好。做出來的器物,經得起時間,也經得起工藝、技術、美學的推敲,得以在時間長河里保存下來。自去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一度成為熱詞,不僅是製造行業,各行各業都在提倡“精益求精,力求完美”的精神。當那些喧囂、浮華的表面散去後,還有多少人在資本的綁架下默默堅持呢?

一個渴求廉價的國度,是沒有前途的。

工匠精神,不是我們沒有,而是我們已經遺失了。當我們無法像古人一樣,隻為成全一件美好的事,堅持幾十年或幾百年,我們如何找回那些傳統記憶?

ADVERTISEMENT

所以對於傳統手工藝的再發現、再思考、再設計,讓由傳統工藝演繹而來的創新產品,融入當下大眾的審美標準與生活方式,是我們實踐“工匠精神”的重中之重。在越來越浮躁的當下,山寨產品橫行的時代,這種匠人精神將顯得越來越彌足珍貴。

| 明琹古號創始人熊剛設計的兒童現代椅,這種款式目前市場還沒有,是客戶專門下單定製的。這把椅子外型仿照矮靠背南官帽椅,但不同於正統南管帽椅那般嚴峻,雖仿古而製,每一處細節卻滿足了小朋友天生愛玩、好奇的性格特點,足見設計者的匠心。靠背及扶手與座面垂直相交,兩側及靠背用直欞三根,乃從木梳背椅簡化而來。為了提升舒適感,座面腿足間高度設定為可調10公分,也適用成年人,造型舒展而凝重,小巧而精美,選料為小葉楨楠,做工精湛。|

更多精彩內容,請微信關注訂閱號:明琹金絲楠定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