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身世之謎

ADVERTISEMENT

老漢帶來的震驚

以滿族貴族為主的清王朝,非常注重血緣關係,在很長的一段時期內,皆禁止滿漢通婚,故研究清楚慈禧究竟是滿人還是漢人非常重要。

提出“慈禧皇太後不是滿人,而是漢人;她不姓葉赫那拉,而叫宋玲娥”這一說法的,是原長治市市誌辦公室的主任劉奇,而這一驚人之說,卻是從一個造訪劉奇的農村老漢開始的。

有一天,劉奇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隨後一個長著長胡子的老漢,拄著拐杖一瘸一瘸地進了辦公室。老漢自我介紹道:他叫趙發旺,今年77歲,是慈禧太後的五輩外甥。並說:我要求政府給慈禧太後平反,慈禧太後不是滿人是漢人,是我姥姥家的,就是上秦村宋家的人,她從小賣給了滿人,然後進了宮。

這位突然而至的農村老漢的一席話,使劉奇非常震驚:滿人都知道慈禧太後是滿族人,現在這老漢說慈禧太後是他們家的人——那當然就是漢族人了。這事簡直是不可思議,好像根本沒法把它們連在一起似的。可那老漢說這事的神情卻是如此認真,七八十歲的人,不像是鬧著玩的!

關於慈禧的身世,一直是個不解之謎,因為曆史上幾乎沒有什麼正式的文獻記載。慈禧入宮時,記載著其出生地、家庭出身、家庭關係及父母是誰等,被入選的秀女都應有的相關資料的清朝皇帝選秀女排單,至今未被發現,故慈禧的身世一直流傳著不同的說法。其中北京說為大家所熟知:慈禧生在北京一戶官宦人家,姓葉赫那拉,滿族鑲蘭旗人,父親叫惠征。劉奇和大家一樣,一直都認可這種說法。但那位農村老漢嚴肅認真的態度,又讓他感到此事頗為蹊蹺。劉奇決定親自到老漢說的上秦村去看個究竟。

造訪慈禧娘娘院

ADVERTISEMENT

在一個村子前,劉奇一行所乘之車停在了路邊立著的寫有“上秦村”三字的石頭旁。劉奇對一位約30多歲妝扮入時的年輕婦女道:請問,你知不知道慈禧太後的家在哪裏?對方沒做任何思索,即伸手指道:順著這路往前,一直走到底就是。一旁劉奇的同伴聽了非常震驚:也就是說,這里的人都知道此事!

村民的反應,讓劉奇感到老漢的說法並非他一人所言。難道慈禧真是上秦村的人?循著村民指引的方向,劉奇找到了一座清代建築的古院落。看到有不認識者來找慈禧家,馬上就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劉奇問:哪是慈禧娘娘院?幾乎是男女老少異口同聲道:這就是慈禧娘娘院。劉奇又問:這里為什麼叫慈禧娘娘院呢?他們說:這是慈禧的家,慈禧小時候就是在這兒長大的,後來她進了宮,當了朝廷娘娘後,村里人就一直這麼叫,世代相隨,流傳至今。

據村民們講:慈禧叫宋玲娥,是上秦村宋家人,本來家里很富裕,11歲時突遇天災人禍,家道中落,她被賣到當時任潞安府知府的惠征家做丫鬟,後因腳上長有福貴痣,被惠征認作養女,並隨惠征姓葉赫那拉,14歲時選秀女入宮。雖然民間傳說帶有傳奇色彩,但劉奇相信:村民們的世代相傳,不會沒有來由。他知道:此時最需要的就是物證。實物是最重要的,可就是沒有。沒有物證,傳說永遠只能是傳說。

為了盡可能搜集到證據,劉奇在《長治日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慈禧太後是長治人》的文章。他知道此文沒有說服力,但他的想法很明確:拋磚引玉。他想通過此文告訴人們:有關部門一直關注著慈禧身世的事,請知情人踴躍參與,大力提供相關證據和有力線索。在文章末尾,劉奇還專門注明了自己的姓名、身份、工作單位,希望對此事有興趣者與自己聯系。

劉奇的文章很快在學術界引起了震動。以前關於慈禧的出生地和身世,有浙江、內蒙、北京等5種說法,這5種說法都認可慈禧姓葉赫那拉,是滿人官員惠征的親生女兒。但劉奇提出的長治說認為:慈禧姓宋,根本就是漢人農家女,是惠征的養女。

如果慈禧真是漢人,她怎麼可能被選入宮,後來成為皇妃呢?按當時清朝的製度,是不允許漢人選秀女入宮的。一個叫信修明的老太監,寫的一本書名叫《老太監的回憶》的書中說:按規定嚴禁漢人進宮,但有錢有勢的人都不願讓自己的閨女參加選秀去受這個苦,多數是讓人頂替的。既然多數是頂替的,那麼作為漢人的慈禧,為什麼就不能頂替惠征的女兒去參加選秀呢?可即便慈禧可以冒充滿人的身份進宮,但在清朝,只有漢人女子是纏足的,進宮後當時的皇帝鹹豐怎麼會看不出來,慈禧怎麼可能成為皇妃呢?

發現皇家專用之物

ADVERTISEMENT

但據史學家的研究、考證:清朝好幾個朝代都有漢族婦女進宮,如乾隆朝、鹹豐朝以及高陽寫的《慈禧前傳》里,都說過漢族婦女在圓明園里生活。一個頗具名望的老一輩中國曆史學家,寫了一本書叫《探微集》,里面明明白白地舉出了好幾個清朝皇帝的妃子中,都有好幾個是漢人。這說明:雖然慈禧是漢女,也有成為皇妃的可能。但她的身世究竟如何?卻要有充分的證據。

劉奇的文章刊登後不久,上秦村宋家的後人宋六則,就在自家慈禧娘娘院的一個舊木箱里發現了一樣東西。他興衝衝地用布包著去找劉奇道:劉主任,我給你帶來了一個好東西!劉奇看到這是個成三折的皮夾子,非常硬實。一掀開,第一頁第一行的頭兩個字就是:慈禧。劉奇一看大喜道:好好,這絕對是個寶貝,絕對跟慈禧有關!劉奇覺得這是清廷之物,而且百分之百是真品,因為里面有些記錄,如慈禧的封號和慈禧太後的生日、光緒皇帝的生日、光緒皇後隆裕的生日以及忌辰、時間、不理刑名——即不辦刑事案件等等,說明只能是皇家所用,而非普通人能用的。

這個很像是宮廷通過驛站送信用的皮夾子,既然是清朝皇家專用之物,怎麼會在上秦村宋家出現呢?難道是偶然流落到民間的嗎?可這種皇家之物不可能輕易出朝廷的,一旦出了朝廷送往何處,都有指定地點的,而且是通過官方的驛道傳送,所以不太可能流落到民間。如果這戶人家與朝廷沒有直接的關係,這個皮夾就很難流落到此處。

但據宋六則和村民們講:宋家只是村中普通人家,從未有人在朝廷和皇宮里任職。那麼,是否有這種可能:這個皮夾子是慈禧專用的,是她派人送到上秦村宋家的。雖然此時還不能直接判斷此皮夾是否慈禧專用及慈禧跟宋家之間的關係,但起碼可以判斷:朝廷跟宋家是有關係的!

劉奇覺得:自己離謎底已越來越近了。既然皮夾子是用來送信的,那麼在宋家就應該還有書信。

兩種說法應並存

果然,一年後,宋六則在慈禧娘娘院的土炕里,發現了有關慈禧的重要物證:一封被老鼠咬成碎片的書信。他把這些碎片用漿糊一片片地貼在紙上,慢慢地可以看到碎片上所記載的內容了:首先說是姓宋,然後入宮及寄信的內容。見此,宋六則心里一陣高興,再看後面的信皮上寫的是:宋禧餘收。這一下他更高興了:這東西肯定與慈禧有關!

ADVERTISEMENT

劉奇從這封由碎片拚成的信中,發現了許多令人興奮的內容:收信人宋禧餘,在宋家的家譜中,應該是宋玲娥的堂兄;信中說的鳳凰台、狼河,都在上秦村;而且信里還出現了玲娥的名字。潞安府是民間傳說中慈禧被惠征收養的地方。此外,信中還大量提及慈禧在皇宮里的事。據此,完全可以清楚地判斷:此信是寫給宋禧餘的。信的內容還談到住在萬壽山、在前朝上殿、生同治皇帝等等,都是符合慈禧身世經曆的,這是不可能被其他人替代的。作為清朝的一個皇太後,她沒有必要把這些經曆和事情告訴外界,而只能是告訴家人。

那麼,這封慈禧寫給宋家的書信,能否證明:慈禧就是上秦村宋家那個叫宋玲娥的女孩呢?從內容可以判斷:慈禧跟宋家不是一般的關係,她顯然可能是生在長治,是宋家的孩子。這個既是文字記載又是實物的皮夾子,可以直接作為證明慈禧生在長治的一種證據。至此,在上秦村宋家找到了與民間傳說相互印證的物證。那麼劉奇提出的說法,就應該是慈禧身世之謎的最終答案。但不久,一向嚴謹認真的劉奇和專家發現這個說法還有一個疑點:宋玲娥是否曾被民間傳說中時任潞安府知府的惠征收養過?

劉奇查過光緒20年修的《長治縣誌》。這部《長治縣誌》里,沒有記載惠征任過潞安知府。像惠征是慈禧太後的父親這樣的名流,若他光緒年間任過潞安知府,那縣誌上不可能不記載。沒記載就是惠征沒在潞安府任過知府,也不可能收養宋玲娥,並讓她選秀入宮。如此,也就無法判定宋玲娥就是慈禧了。此疑點一下使得慈禧的身世再次變得撲朔迷離:難道慈禧並不是上秦村那個叫宋玲娥的漢人女孩嗎?那上秦村的民間傳說和在宋家發現的皮夾子及書信又怎麼解釋呢?劉奇覺得:慈禧生在長治這個說法不能輕易否定,也不能輕易肯定。雖有疑點,但慈禧生在長治和生在北京這兩說應暫時並存。

慈禧離世至今已有百年,但關於她的身世卻仍無定論。不知這個百年之謎,是終將被時間的塵埃掩埋,還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顯露出它本來的面目?世人都期待著。

END

來源:文創根據地

數據正載入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