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幼兒乳粉新行業格局 科學研發優勢助推企業穩守第一陣營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嬰幼兒乳粉新行業格局科學研發優勢助推企業穩守第一陣營

作為全球第一大嬰幼兒奶粉消費國,中國的“嬰幼兒配方乳粉註冊製”自推出以來就備受各方關注。在此背景下,新的市場格局開始形成,科研實力強的企業變得愈發有競爭優勢。

事實上,每一個成功配方誕生的背後,無不是長期、大量、持續的科學研究。世界兒科腸胃肝和營養協會前任主席、美贊臣嬰幼兒營養品研發中心亞太區醫學總監Geoff Cleghorn在談及日常研究項目時感慨,研發項目的投入和過程都不容易。“有時持續2-5年。因為在進行研究的時候,你會想知道長期效果如何。因此,項目可能會持續3或4年。它得花費數百萬美元,成本高昂。這些研究充滿挑戰。”Geoff Cleghorn日前在出席兒童健康醫學與食品法規海南論壇時說。

科研門檻助推形成行業新格局

奶粉新政已於2016年10月1日起開始實施。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同時明確,在2018年1月1日前為新政管理過渡期。

美贊臣高階副總裁及大中華區總裁遊佩瑜此前表示:“美贊臣百年以來一直以科學為本持續創新研發產品,確保品質的理念貫穿從產品設計到產品生命週期的DNA。我們很高興能夠看到,配方註冊製對配方設計乃至產品的科學管理理念與美贊臣百年以來的堅持與信念是一致的。”

有業內人士指出,嬰兒配方奶粉的配方設計科學性需要得到更大程度上的重視,而不應該僅僅著眼於營銷和銷售。只有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持續研發,才能不斷推出更優質、更理想的產品。

專家認為,從理論上來說,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產品配方應當儘可能模擬母乳,配方數量不應過多。按照國內實際情況和產品配方研製原則,兼顧鼓勵企業開展產品配方研製創新。

ADVERTISEMENT

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新政的相關規定從某種程度上也體現了政府的監管思維,是支援擁有科學研究作為前提的產品配方留在市場上。

“這不僅是從對消費者負責的態度出發,同時也是鼓勵整個奶粉行業往良性的趨勢來發展。因為對於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來說,專注於配方的科學性才是推動企業發展的根本動力。”該位人士強調,衡量配方奶粉的根本標準是“配方是否科學”。

此外,從企業的角度而言,也只有那些專注於以科學推動配方創新、以產品品質和安全為發展基石的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才能夠真正在市場上立於不敗之地。

企業研發精細化

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在新的形勢下,對於企業來說,研發能力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進入市場和銷售產品的門檻也將大為提高。

同時,新政也將進一步督促企業科學研發設計配方,提高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研發能力、生產能力、檢驗能力要求,確保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

上述相關規定,還意味著對企業研發工作提出了越來越趨向於“精細化”的要求。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以選擇性成分的新增為例,新政要求需要有研究的支援,例如為何新增該成分以及新增水平的依據。比如,美贊臣配方粉DHA新增的含量保持在17mg/100kcal,是基於美贊臣對DHA的持續30多年研究發現,包括短期研究、長期研究、隨訪研究等的臨床資料支撐,才能確保配方和聲稱的科學性。這對企業的科研能力提出了新要求,企業需要有自己的研究證明配方的科學有效,而並非僅通過參考市場上的配方進行簡單新增。

ADVERTISEMENT

目前在學術界,主要關注的方向是母乳研究與功能性成分研究。以母乳中的母乳寡糖研究為例,這是母乳中含量第三大的營養物質,有上百種成分,它們有的雖然含量微小,但卻有不可或缺的功能性作用。然而受到研究方法和技術的限制,在最近10年,學術界對母乳寡糖的構成和功能才有了一些初步認識,並開始對其中的主要代表性成分的功能有較為深入的研究。這只是對母乳寡糖研究的一個起步,還有大量未知的成分有待分析出來。

可見,對嬰幼兒配方乳粉行業來說,企業對研發的投入是重中之重。

Geoff Cleghorn認為,科學性是支援配方更新迭代的重要基礎:“能提出一個假如說是件了不起的事。因此如果我有一個好想法,覺得這個想法不錯,那就應該進行實驗測試,看看這個想法是否能夠奏效,嘗試去否定自己的想法。如果這個想法禁得住實驗測試,我也就無法否定它。實驗測試能證明它是個正確的想法。”

他強調,作為一家優秀的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應該要想盡辦法確保以上研究過程做得非常好。

嬰配奶粉研發新趨勢:進一步解讀母乳

事實上,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標準也需要科學評估和製定,並且隨著研究的深入和推進而不斷更新。“嬰兒配方粉是以牛或其他動物的乳汁和/或經證實適用於嬰兒喂用的其他成分為原料的產品。嬰兒配方粉在營養學上的安全性和充足性需要經過科學的證明,證實它能支援嬰兒的正常生長和發育。”《嬰幼兒配方粉成分的全球標準》寫道。

這是一份2005年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Comission)專家組慕尼黑會議的報告,由歐洲兒科胃腸病、肝病和營養學會(ESPGHAN)牽頭的嬰兒配方粉成分全球專家組撰寫。

我國的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標準也是幾經修改。比如,1983年由輕工業部、衛生部聯合頒發的QB869-83《嬰兒食品營養及衛生標準(試行)》,1989年進行修訂,升級為國家標準GB10765-89《嬰兒配方乳粉I》、GB10766-89《嬰兒配方乳粉II》、GB10767-89《嬰兒配方代乳粉》。此後,還出臺了1997年版、2009年版、2010年版的標準。

ADVERTISEMENT

2010年版標準是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第四代標準,具有裡程碑意義,其營養更合理,功能更加齊全,向著母乳的模式更接近了一步,是世界上技術水平最高的標準之一。

如今,我國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標準也將參考國際標準的修訂,繼續推進這一科研工作。據瞭解,針對最新標準修訂,我國已積極開展工作。

“母乳是最好的,出生後頭6個月完全母乳餵哺是理想目標。但如果無法提供母乳餵養,儘可能接近母乳功能的嬰兒配方奶粉就是很好的替代品。”Geoff Cleghorn認為,理解母乳成分的複雜性及他們對健康的影響是為配方粉餵哺嬰兒設計優質營養的基礎。

Geoff Cleghorn還表示,一種物質單單在母乳中存在並不足以支援它在配方粉中存在的必要性,必須要證實加入該成分的有益功效。在配方中加入不必要成分或不必要的含量可能會造成嬰幼兒代謝及其他生理功能的負擔。

這些都需要科研人員長期的研究。同時,Geoff Cleghorn指出了一個值得注意的研發趨勢,“美贊臣的研發工作中,開始從簡單地模仿母乳成分更多地轉向為理解母乳發揮了哪些功能,以及母乳的這些功能是如何發揮作用的。”Geoff Cleghorn表示。

目前,中國對乳粉配方的監管已經走到了世界前列,也將給整個奶粉行業格局帶來深遠的變化,不少行業專家都認為,嬰幼兒配方奶粉註冊製的落地推動了行業競爭迴歸本質,在新的市場競爭格局下,最後真正擁有強大科研能力支撐的企業才能成為最終贏家。而未來能夠在市場上佔據最有力地位的,也一定是多年來在科研能力方面投入最多、積累最深並深耕中國市場的企業和品牌。

社會

» 中青線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