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險惡:為啥婆婆慈禧太後要逼死兒媳同治皇後?

ADVERTISEMENT

後宮險惡:為啥婆婆慈禧太後要逼死兒媳同治皇後?

清朝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十七歲的同治皇帝到了大婚的年齡。在眾多的秀女中,經過反複篩選,最後隻剩下兩個人:一個是侍郎鳳秀的女兒,一個是內閣學士崇綺的千金。到底立誰為皇後,慈禧和慈安各執一詞,很難統一,她們決定讓同治自己決定。同治喜愛崇綺之女阿魯特氏,於是立為皇後(後來被諡為孝哲毅皇後),而把母親相中的鳳秀之女立為慧妃。

為了表示對兒子、兒媳婦的強烈不滿和憤恨,慈禧於是在宮中廣布心腹密探,監視這對小夫妻的言行舉止,甚至對同治說:“慧妃賢慧,雖屈居在妃位,宜加眷遇。皇後年少,未嫻宮中禮節,宜使時時學習。帝毋得輒至中宮,致妨政務。”對於慈禧的話,同治不敢不聽,但又不想與他不喜愛的慧妃親近,所以干脆獨居乾清宮。新婚的毅皇後獨居宮中,形單影吊,鬱悶不樂。

慈禧不僅干擾同治皇帝與毅皇後的夫妻生活,還處處找毅皇後的不是。毅皇後自入宮以來,處處小心謹慎,毫無失禮之處,但慈禧見到她,總是氣不打一處來,事事找茬。毅皇後每次見到皇上,必笑臉相迎,慈禧反倒說皇後“狐媚以惑主”。同治生病,毅皇後心中著急,但不敢去侍奉,慈禧責怪她“妖婢無夫婦情”。同治病勢垂危之際,毅皇後偷著去看望,並親手為同治擦拭膿血,慈禧又罵她“妖婢,此時爾猶狐媚,必欲死爾夫耶?”毅皇後左右為難,怎麼做也討不出好來。

慈禧對這個兒媳婦不僅辱罵,而且還動手。據《崇陵傳信錄》記載:有一次同治生病,毅皇後去探望時,流著眼淚傾訴獨處宮中、備受虐待之苦。同治帝安慰她說:“卿暫忍耐,終有出頭日也。”小夫妻的這些話被尾隨而來、在外偷聽的慈禧聽到後,勃然大怒,立刻闖進宮來,抓住毅皇後的頭髮,一邊打,一邊往外拽,並揚言要備大杖伺候。病床上的同治帝欲救不能,眼睜睜看著皇後慘遭淩辱,又急又氣又害怕,竟昏了過去。這時,慈禧這才饒了毅皇後。

毅皇後性格耿直,不善於逢迎,尤其更不願意向她所厭惡的婆婆慈禧討好。她認為只要自己行得端,做得正,沒必要阿諛奉承,溜須拍馬。而且,她有意無意地幾次刺激、激怒慈禧,致使矛盾更加尖銳。一次,毅皇後陪慈禧看戲,“演淫穢戲劇,則回首面壁不欲觀,慈禧累諭之,不從,已恨之”。毅皇後的這種表現,一來反映了她不聽慈禧的話,不夠順從;二來反襯出慈禧好淫樂,格調低俗。通過這件事,使慈禧加深了對毅皇後的怨恨。

ADVERTISEMENT

慈禧對毅皇後有一種天然的反感,她們的婆媳關係從一開始就注定不可調和。自從她入宮,特別是她登上皇後寶座的那天起,慈禧就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找茬對付她。毅皇後為什麼得不到婆婆慈禧的歡心?慈禧為什麼不喜歡這位兒媳婦呢?

一:毅皇後不僅長得漂亮,而且脾氣性格也很好,對人和藹可親。這與一貫以嚴肅面孔出現的慈禧相比,可以說是有天壤之別,所以她在慈禧眼里格格不入。

二:毅皇後與慈安交好,使慈禧把她與慈安、同治皇帝視為一股強大的異己勢力。在權力鬥爭中,慈禧把皇後視為政敵,當作自己將來爭奪權力的絆腳石。

三:毅皇後與同治皇帝在大婚後如膠似漆,恩愛情篤,使慈禧回想起了她曾經與鹹豐皇帝親密相處的情景,而眼下自己卻守活寡,是一種變態心理在做怪。

在種種因素的促使下,慈禧曾想著把毅皇後廢掉。於是,有一天她將擔任宗人府宗令的敦親王奕譞召來,商議此事。敦親王說:“欲廢後,非由大清門入者不能廢大清門入之人,奴才不敢奉命。”慈禧是通過選秀女進入皇宮的,所以最忌諱別人提從大清門而入,大清門是她心頭永遠的痛。慈禧欲廢毅皇後之心隻得做罷,但卻由此深恨敦親王奕譞。

廢未廢成,氣未發出,慈禧實在窩火的很。同治皇帝的死,慈禧汙蔑與毅皇後有很大的關係,便想抓住這個辮子好好的教訓她。而毅皇後也是一個剛正不阿的人,這幾年來,對於慈禧始終對自己冷眼相待,她算是受夠了氣。與其低三下四的活著,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所以她打定主意:就是死了,也決不向慈禧低頭!

ADVERTISEMENT

身邊的人勸毅皇後趕快親近慈禧,迎合其意,以為保身之計。但她表示:“我乃奉天地祖宗之命,由大清門迎入者,非輕易能動搖也。”有人將毅皇後的話偷偷地告訴了慈禧,慈禧勃然大怒,認為是故意蔑視自己,因而對毅皇後“更切齒痛恨,由是有死之之心矣”。

為了除掉皇後,慈禧雙管齊下,一方面由她親自出馬,給皇後施加壓力,把毅皇後逼上絕路;另一方面通過崇綺轉告毅皇後,讓她為死去的同治皇帝殉葬。同治死後的第十四天後,兩宮皇太後發出懿旨:“皇後作配大行皇帝,懋著坤儀,著封為嘉順皇後。”光緒元年(公元1875年)二月二十日,毅皇後崩逝於儲秀宮,年僅二十二歲,距同治帝死僅75天。逼死了兒媳婦毅皇後,慈禧為了掩人耳目,於當天傳諭內閣讚揚她:“淑慎柔嘉,壼儀足式。侍奉兩宮皇太後,承顏順誌,孝敬無違。”

可憐的阿魯特氏從入宮算起,不到兩年時間就被嚴厲的婆婆逼死了。她的不幸,不僅在於她做了一個短命而且無權皇帝的老婆,更主要的是她遇到了一個奉行“誰讓我一時不痛快,我就讓他一世不痛快”的婆婆。

(本篇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