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小官貪腐動輒上億元 涉案金額超過蘇榮

ADVERTISEMENT

原標題:這些小官貪腐動輒上億元涉案金額超過蘇榮

(法製晚報記者張瑩編輯熊穎琪)近日,據《安徽商報》報道,安徽淮北市烈山村曾有過一名“钜貪村官”劉大偉,在18年裡將村集體資產通過各種渠道轉移、侵吞,變為私有,涉案金額高達1.5億元。據報道,這位貪官2014年8月被捕,村民們在得知這個訊息後自掏腰包買鞭炮慶祝。

劉大偉

觀海解局記者梳理髮現,近年來小官巨腐案件頻發,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儘管這些所謂的“小官”官級不高,但是斂財手段卻十分高超,涉案金額動輒上千萬甚至過億元,超過蘇榮1.16億的受賄金額。

記者發現,這些小官大多是通過拆遷、侵吞集體資產、大發煤炭財等手段斂財,還有一些人掌握著基本公共資源,他們則通過吃拿卡要、濫用權力獲得貪腐資金。

一把手“獨斷”挖空集體資產

近些年來,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基層小官,儘管級別較低,但是但由於實際上擔任具體的領導工作,有些人竟可以動輒貪腐千萬元甚至上億元。

據《安徽商報》近日報道,位於安徽省淮北市南郊的烈山社群原是個資源豐富的富裕村,但村黨委書記劉大偉卻一手遮天,一步步“挖空”集體資產,把烈山村從一個有名的富裕村變成了貧困村。

據報道,劉大偉的資金累積主要是通過友誼二礦,在他做礦長期間正是煤炭發展的黃金時期,大部分資金都是他一人說了算,礦廠的關鍵崗位也全部是家族成員,別人無從插手,使集體的礦幾乎成了自家的礦,很多時候賣煤都不開收據。前幾年行情好,一噸煤能賣1000多塊錢,但劉大偉多次藉口“不掙錢”不往村集體交錢。

另外,劉大偉還把持村委會,形成“獨斷”。據中紀委訊息,劉大偉多年來逐步走上村黨委書記崗位,他無視組織紀律把持了村委會。烈山社群一名村委委員介紹,劉大偉在班子裡“絕對獨斷”,大事小事“一言堂”,還養了一幫打手,誰敢提意見就整治誰。2014年聽說有人查他,竟然解散了村委會。導致班子成員都回家了,去年才陸續回來。

ADVERTISEMENT

在劉大偉落網後,烈山社群村民拉起橫幅慶祝,全村10個村民組敲鑼打鼓、放鞭炮燃煙花慶祝。

科級幹部拒升遷利用徵地貪腐近千萬

小官钜貪案例頻頻爆出,除劉大偉這類鄉村“一把手”外,部門中的一些重要崗位也能利用職務的便利瘋狂斂財,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土地整理部原副部長黃華輝就是一個典型。

黃華輝

2016年3月,黃華輝受賄案開審。據檢方指控,黃華輝在2005年至2014年期間,共多次非法收受三人賄送的款項人民幣8891萬元。據瞭解,黃華輝案是廣州市近年來政府職能部門公務員單個涉案金額最高的案件。

據廣東省紀委介紹,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土地整理部原副部長黃華輝的貪腐行為主要發生在擔任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土地徵用和管理一部副主任科員、業務指導部副部長、土地整理部副部長等職務之時,即主要在科級幹部期間瘋狂斂財。

為何一個科級幹部能夠如此瘋狂斂財?經過深入查處,有關部門發現,黃華輝主要利用主管金沙洲徵地拆遷和土地管理中的職務之便,為有關項目的承包商和物業租賃商在承接一些工程、調整用地的容積率、簽訂徵地拆遷協議、發放徵地補償款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他人钜額費用。

另據報道,黃華輝還從舊村改造中“斂財”,他通過提前獲悉政府改造城中村的計劃,與村幹部談條件購買宅基地,待改造時獲取政府钜額賠償金,並通過加建層數、住改商等,將政府補償金的獲利金額達到最大化。

小科長“深根”煤焦領域在京瓊有38套房

ADVERTISEMENT

山西蒲縣原煤炭局長郝鵬俊貪腐案是山西省煤焦領域反腐敗案件的一起典型案件。

郝鵬俊

郝鵬俊曾在煤炭資源豐富的蒲縣,前後掌管過與煤礦有關的三個要害機關——地礦局、安監局、煤炭局。據公開報道顯示,郝鵬俊的钜額資財也來源於煤礦。蒲縣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00年,時任地礦局局長的郝鵬俊即開始經營蒲縣成南嶺煤礦,並全面負責,是煤礦的實際控製人,其妻於香婷負責原煤銷售和財務。

在煤炭局長的“關照”下,郝家的成南嶺煤礦迅速“做大”,由一個幾十萬元投資的窯口子,發展成總資產5200餘萬元的大煤礦。除此之外,2008年2月到8月,成南嶺煤礦《安全生產許可證》到期,在有關部門《停止生產通知書》後,仍繼續非法組織生產。郝鵬俊還親自安排該礦越界開採,在一些採區甚至進入村莊之下採煤,給群眾生命財產安全造成嚴重隱患。

央視報道,郝俊鵬在北京、海南的黃金地段擁有多套房產。而山西蒲縣檢察機關發現,郝鵬俊個人的資產是蒲縣2010年確定的全縣一般財政預算收入目標數值的兩倍。

專案組在他家查獲的3.05億元違規違紀資金中,包括在北京、海南等地購買的房產38處,僅北京35套房合同房價款就高達1.7億元;郝鵬俊本人及其親屬的存款1.27億元。 2010年4月15日,郝鵬俊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夫婦二人還被判處1.7億元的钜額罰金。

河北“钜貪”不給錢就停水

從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產手續... ...提到小官钜貪,就不得不提起秦皇島市城管局原副調研員、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

ADVERTISEMENT

馬超群

據新華社報道,馬超群的落馬緣於北京一家企業的舉報。據瞭解,來自北京的一家企業在秦皇島市建設一座高階酒店,馬超群直接索賄要300萬元,後來又漲到500萬元,其索賄過程被錄音。錄音資料隨後被舉報到有關部門,導致其案發落馬。

據秦皇島市當地一些幹部群眾反映,馬超群作為當地供水公司領導,相當“貪婪跋扈”,他在當地人中的口碑“挺壞”,名聲較差。“誰的錢他都要收,哪兒的錢都敢要。”一位熟悉馬超群的當地幹部反映,“不給錢就不給你通水,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這位幹部稱,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瘋狂斂財,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要通水管,他都要伸手收錢。

據一名政府工作人員說,馬超群以停水來要挾相關單位在本地早已是公開的祕密。除了上述酒店,被傳索賄的還有房地產公司等。不僅企業,連當地的公園、汽車站、醫院和公安部門都曾被停水。

央媒:遏製小官钜貪需規範“微權力”執行

馬超群案件曝光後,河北省紀檢機關曾表示,這些所謂的“小官”,有的掌握著特殊資源,比如供水、國土、教育等,有的控製著壟斷行業,比如車管、醫保、電、氣等,有的是一把手,在所轄區域和行業“具有絕對的權力”,時刻面臨著各種誘惑腐蝕。

對這些所謂“小官”的監督,相關製度不夠完善,有時即使有監管也顯得疲軟乏力,導致“小官”蛻變為钜貪。

人民網評論稱,“蒼蠅”也需重拳擊,遏製‘小官钜貪’還是要從規範權力執行著手,找到基層權力暗箱操作、缺乏監管的癥結。加強權力監管力度,強化基層紀檢、審計等監管力度,加大對監督機構自身的問責力度,才能讓基層反腐力量不失靈。權力不分大小統統關進位製度的籠子裡,才能形成“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剛性約束,真正來一場基層“滅蠅”大掃除。

社會

» 中國青年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