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影嫿(七十)梁昭才是幕後黑手!

ADVERTISEMENT

我沒有將小雲關進了水牢,而是將她放在了碧兒曾經住過的房間里頭。

我讓她在房里頭好好想想,如若她真不想說,我也不會強求。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小雲說要見我,但隻許我一個人進入。

熙止擔心我同她獨處出事,自是不允。我看著他,隻道:“不會有事的,小雲她心地並不壞,隻不過是受人蠱惑罷了。”

“那好,我就守在外頭,有事喊我一聲我便進來。”熙止面對我執意之舉也並無其他辦法,所以只能放我進了房去。

推門而入,小雲縮在房角,見我進來才扶著牆起了身。

“小雲,你可是有什麼要說的麼?”我還是懷了些警惕之心,所以站定時同她隔了些距離。

小雲盯著我的臉,長長地歎氣,末了問我道:“王妃,這麼多個日夜,您頂著一張別人的皮過活,是否有過難眠之夜呢?”

我未曾想過她會問我這些,故而心里對此了無防備。回憶起剛換骨畫皮的那些日夜,我也曾有過許多過輾轉難眠的夜晚。每當我想起臉上的這張皮膚並不屬於我時,我也會牽掛這張皮膚原本的主人過得好不好。可我並不知道她是誰。如若那時我知道小雲身處那樣的境地,我一定會將她解救出來,為她尋一戶好人家讓她得以踏實過日子。

我看著她,目光關切回道:“有。”

ADVERTISEMENT

小雲對此有些詫異,並不十分相信。

“當初從你身上取下這張皮時,我聽見了你撕心裂肺的叫喊聲。我承認是我自私,雖想過打斷這一切的發生,但最後還是任由它在我的臉上生長,最後同我的肌理契合成如今的這副模樣。”我朝著小雲走過去,最後停在了她的面前,我在她的驚詫之中拉起了她的手,緩緩放在了我的臉頰上,對小雲說到,“小雲,如今你摸到的就是曾經生長在你身上的肌膚。世人皆傳我容顏瑰麗,世間少有,卻不曾想,它在被毀之後還能夠重見天日隻不過是仰仗著你的這樣一張肌膚!是你拯救了它,拯救了我,這張臉是你的傑作啊!”

小雲雙眸含淚、五指微顫,輕輕地撫摸著它,仿佛觸碰此生最最珍貴的寶貝。

“小雲,你忍心毀掉它麼?”此時小雲的心防是最為薄弱的時候,我借機試探道。

“我……”小雲細細地打量著我的臉顏,終於無力地垂下了手,搖了搖頭。

我心下鬆了口氣,剛想進一步深入。這時候小雲鬆了口,道:“王妃,您贏了。您這樣的一張臉美得讓人狠不下心來傷害,謝謝您將它的存在歸功於如此卑賤的我。”

“小雲,我和王爺相信你是無辜的,如若是心存苦衷,不妨說出來,我和王爺一定會盡力幫你。”我誠摯道。

“並沒有什麼苦衷,我隻不過是想讓自己的後半生好過些才同她做這樣一筆交易。”小雲並不看我,她目光失神,空洞無光。

ADVERTISEMENT

“她?”我疑聲欲知小雲口中的她究竟是何許人也。

小雲點點頭:“她姓梁,是鎮國侯世子未來的夫人。”

梁昭?我心口一冷:人心竟可怕至此。

她定是以為邢南對她冷淡是因著我的緣由,所以將一切歸咎於我的身上吧!為此找到落魄的小雲,想要毀掉我的容貌,以求邢南不被我的美色所迷惑。

想來當真是荒謬至極!

我謝過了小雲,問她是否有著什麼心願。

她隻道想找個老實人嫁了,安安穩穩過日子。

我答應她給她尋戶好人家,並為她正名,保她餘生安穩。

她叩謝了我的心意,隨後退出了繁桃軒。

ADVERTISEMENT

小雲離開後熙止進了來,問我是否有事。我告訴他這一切許是梁昭所為,熙止道:“梁昭今日竟想動了你,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當我熙國無人了麼?”

“阿止,你想做什麼?”我見熙止火氣上來,怕他難以冷靜。

“沒什麼,我隻不過是想同阿南說道說道,讓他口頭警告梁昭幾句罷了。”熙止如是回道。

我點點頭,有些後怕:“這一次梁昭確實是過分,辛虧發覺得早,不然我這張臉又該被毀一次。”

邢南伸手撫上我的臉頰,目光溫柔:“嫿兒,你放心,它會一直這樣美麗下去。”

“嗯。”我握著他的手,笑了笑,“明日便是中秋了,我讓人采購了一批酥糖閣的月餅,待會兒將王府上下的人手挨個兒發一遍,明日放他們回家去同家里人吃個團圓飯如何?。”

“都依你。”熙止微微一笑,又道,“明日有家宴,按慣例是要入宮用晚膳的,所以外公讓我們明日去國公府用午膳。”

“也好。”我頷首以表同意。

熙止撫著我的發髻,目光卻突而黯淡下來:“外公他許是不願提起當年事宜,而我卻……”

國公府赴宴同家宴之上會發生些什麼呢?

本文為簡音半調原創,嚴禁轉載,違者必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