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皇西狩|慈禧的第二次出逃記

ADVERTISEMENT

文 | 嘉非

引言:

慈禧一生,有過兩次倉皇出逃的經曆,一次是在鹹豐十年(1860),英法聯軍逼近北京,她和鹹豐逃亡熱河。第二次是光緒二十六年(1900)七月,八國聯軍逼近京師,她和光緒逃亡西安。第二次比第一次更為沉痛,更為狼狽。此次經曆深刻影響了慈禧,也影響了帝國的走向。

1. 強壓憤恨,妥帖安排

七月十八日,聯軍向北京進逼,裕祿、李秉衡相繼兵敗自殺,京師危急!這天,榮祿入宮,將這些消息彙報給慈禧,君臣相對而泣。慈禧亂了陣腳,急忙召見軍機,這一天,她召見了榮祿八次,端王五次。

載瀾

二十日,下午五點,通州淪陷,聯軍馬上就要攻入北京了。晚上,載瀾急匆匆入宮,不待通報徑直進宮,見了慈禧後大聲嚷嚷道:

“老佛爺,洋鬼子來了!”

剛毅跟著也進了宮,說有一隊人馬駐紮在天壇附近。

慈禧說:“恐怕是我們的回勇,從甘肅來的。”

剛毅說:“不是,是外國鬼子。請老佛爺即刻出走,不然他們就要殺來了!”

ADVERTISEMENT

夜半時分,慈禧再次召見軍機,只有剛毅、趙舒翹、王文韶在。

慈禧說:“他們到哪裏去了?都跑回家去了,丟下我們母子二人不管。無論有什麼事,你們三個一定要跟隨我走。”接著又和王文韶說:“你年紀太大了,我不忍叫你吃苦,你隨後趕來吧。”和剛毅、趙舒翹說:“你們兩個會騎馬,應該隨我走,一路照料,一刻也不能離開。

王文韶說:“臣當然盡力趕上。”光緒一直在沉思,這個時候仿佛突然從紛繁的思緒中醒悟過來,對王文韶說:“是的,你盡快趕上吧!”

二十一日,慈禧當晚隻睡了一個時辰。一大早就起來,匆匆梳洗完畢,穿上一件藍色布衫,裝扮成農村老婦的樣子。慈禧平生第一次把頭髮梳成漢人的法式,感慨說:“誰料今天到這樣地步!”

內務府找了三輛騾車來,後宮嬪妃三點半集合完畢。光緒也穿上藍色布褂、藍褲子。

慈禧此刻鎮定自若,從容布置道:“溥倫坐皇帝車旁,負責照料。溥儁坐我的車走。”又和李蓮英說:“我知道你不大會騎馬,總要盡力趕上,跟我走。”接著又和車夫說:“盡力趕,要有洋鬼子阻攔,你不要說話,我和他說,我們是鄉下苦人,逃回家去。我們先去頤和園。”慈禧在危急時刻總是顯得指揮若定。

2.境遇艱深,雪中送炭

於是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啟程,出神武門而去,僅有三位軍機大臣隨行,其餘百官都在頤和園集合。這一天還下起了雨,大家都沒有雨衣雨傘,淋得一個個像落湯雞一樣,狼狽萬分。

慈禧到頤和園的時候,內務府大臣恩銘值班,看見一隊人馬過來,全是民間裝扮,沒有認出這是兩宮的車駕。慈禧見狀面露不悅之色,吃過飯後,慈禧吩咐:“凡頤和園中珍寶,全都送往熱河。”各位王公大臣進入仁壽殿給慈禧行禮,慈禧見到端王載漪等人說,“都是你們鬧的!”聲色俱厲,嚇得幾個人磕頭如搗蒜。慈禧神情凝重,沒再多言。

影視劇中的慈禧

ADVERTISEMENT

不久,慈禧一行在馬玉昆部隊的護送下啟程。隨行有部級官員十二人,載勳、載濤、載澤、剛毅、趙舒翹等都在其中,軍機章京三人,此外還有端王虎神營數百人。

傍晚時分,大隊人馬達到離北京七十里的一個地方(貫寺),這個地方的老百姓信伊斯蘭教,多數姓李,是康熙時期著名鏢師李五的後代。李氏族長招待得很好,慈禧很高興,竟然賞了他四品頂戴。晚上慈禧、光緒和後妃就住在清真寺里,很多人露宿街頭。

慈禧、光緒這次西狩比庚申年更加狼狽,甚至連轎子都沒有。路上在一個小村子稍作休息,找不到吃的,慈禧、光緒和後妃們吃點小米粥,其他人則忍饑挨餓。

二十三日,到了懷來縣,縣令吳永算是露了個臉,率眾人在城門外迎候,這是出京以來第一次有人跪迎皇太後、光緒,慈禧心情稍微好轉了一些。吳永備了四頂轎子,慈禧、光緒、皇後、大阿哥才有了每人一頂轎子。慈禧穿了件藍色的布衫,也沒有梳頭,完全是個鄉下老太太的打扮。光緒穿了件黑色長衫。鋪蓋行李都沒有準備。出京三天時間都是睡在土炕上,沒有鋪蓋沒有被褥,也沒有替換的衣服。沒有吃的東西,連續幾天喝小米粥充饑。

吳永看慈禧、光緒如此狼狽也非常心酸,趕緊準備一些衣物,慈禧穿上了吳永進獻的衣物,這是她破天荒第一次穿漢人的衣服。她對吳永很有好感,吳永只有三十多歲,外表文弱,但是十分能干,小縣城治理得井井有條,秩序也很好。慈禧大加讚賞,當晚召見了吳永,才知道吳永是曾國藩的孫女婿,她馬上命吳永打頭陣,負責西行的後勤保障,過了兩天將吳永升為知府,回鑾後升為廣東的道台。

到了二十四日,慈禧一行忽然遇到前方一對人馬,把慈禧嚇了一跳,一問才知道是甘肅布政使岑春煊率兵前來護駕。岑春煊的部隊都穿著黑衣,號稱黑衣軍,總共有2千多人。慈禧一看有生力軍前來勤王,心情好受了許多,逃得也不那麼慌張了。有了岑春煊、吳永這兩位得力干將負責後勤保障和警衛工作,慈禧的西行才逐漸步入正軌。

3.抵達西安,哀民多艱

八月二十五日,慈禧從宣化動身。期間在一個地方落腳,只有兩間小屋,房屋潮濕,慈禧住一間,光緒和皇後住一間,其他人只能露宿。夏天多蚊蟲,慈禧通宵不眠,跟身邊人感慨說:“不料今天落到這樣淒慘的地步,當年唐玄宗遭遇安史之亂,也漂泊在外,目睹楊貴妃之死而束手無策。我今天的境遇,比唐玄宗還慘。”

過雁門關,慈禧令稍加停留,她又感慨:“觀此風景,不禁想到熱河。”又跟光緒說,“不管如何,此次出京能夠遊曆大千世界,也是一樂。”慈禧這次出逃,顯然感觸很多,對民情也有了相當多的了解。

八月中旬兩宮到達太原,山西巡撫毓賢率文武數百人在郊外二十里跪迎,慈禧跟毓賢說:“去年你說義和團可以依靠,看來是你錯了。現在京師已經淪陷,但是你還是忠誠的。如今山西境內沒有洋人,都是你的功勞。不過洋人現在要報仇,我也沒有辦法,要革你的職。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也不要難過,這不過是掩人耳目,不得不如此。”

毓賢磕頭如搗蒜,說:“微臣抓洋人如網中取魚,將洋人婦孺老幼斬殺殆盡。我已經準備好接受朝廷處分。”之後慈禧親自到毓賢斬殺洋人的地方觀看,仔細了解事情的始末。

ADVERTISEMENT

影視劇中的榮祿

慈禧在太原的時候,榮祿也趕了過來。榮祿二十一日早晨進宮,才得知慈禧出逃的消息。他和戶部尚書崇綺準備去追趕兩宮,等到保定的時候,住在蓮池書院,崇綺第二天懸梁自盡。慈禧聞訊非常感動,對崇綺大加讚賞。

慈禧問榮祿,事到如今該如何處置?榮祿說,“只有一條路,要殺端王和其他支持義和團的大臣,另外要盡早回京。”

慈禧任命榮祿為首席軍機大臣,此外還有前來護駕的江蘇巡撫鹿傳霖,也任命為軍機大臣,老軍機大臣班子里的王文韶也趕過來了,這樣就組成了一個新的軍機班子,機構總算是健全起來了。

在太原的時候,慈禧召見群臣討論對策。湖廣總督張之洞建議遷都湖北。榮祿則建議回京,鹿傳霖、王文韶也支持榮祿,最終慈禧決定回京。但因為傳言洋人要西進,所以慈禧又決定轉往陝西。

經過半個月的跋涉,九月初四,慈禧抵達西安。在陝西的時候,很多大臣都趕過來了,各地也紛紛往西安運送物資,慈禧的生活稍微好了些。這個時期慈禧每天的開支大概在200兩銀子左右。這是在京城生活的十分之一。有一次慈禧跟岑春煊說,現在我們生活的儉省多了。岑春煊說:“還可以更節省一些,國家現在用錢的地方很多。”

影視劇中的慈禧

慈禧在西安期間,看到民生艱難,感慨良多,她多次撥出賑災銀子救濟難民,並且和光緒說,“以前在宮中,不知道老百姓這麼艱苦。”

西安期間,根據慶親王奕劻、李鴻章和洋人議和的條款,朝廷要處置罪魁禍首,載勳、趙舒翹賜死,端王載漪、輔國公載瀾被免去爵位,發配新疆充軍,永遠監禁。大學士徐桐自殺、剛毅在途中病故。庚子事變的罪魁禍首得到了懲治。

結語:

庚子西狩是慈禧人生中非常難忘的一次經曆,經過這次打擊的慈禧徹底改變了對列強的看法,開始改變強硬的外交態度,兩宮回鑾後,慈禧對洋人的態度大變,重用奕劻、袁世凱,對光緒的態度有所緩和。此外,慈禧這一次西行也多少了解了民間疾苦,知道不改革國家沒有出路,因此她在政治上也有所轉變,對光緒的變法維新有了新的認識,和光緒的關係也有所緩和。更多精彩請繼續關注近代人物傳奇“慈禧”系列。

本期編輯:夜櫻、珠穆朗瑪峰

ADVERTISEMENT